血源筛查你的声音里,有我的笔尖和心跳-悦库时光FM

2019-02-07 admin 全部文章 49
你的声音里,有我的笔尖和心跳-悦库时光FM


终于要见到张辰了。
我站在白云机场的门口,双手绞在一起汉诺瓦街,心里砰砰地直跳个不停。
突然,出口处出来一名男子,戴着黑色的大辰镜,白净瘦削的脸庞,波澜不惊的表情,大步朝我走来。
我看着他的脸,努力比对着记忆中模糊的模样,有些惊有些喜,却始终怔在原地,一动也不敢不动。
后来,还是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场了,摘下眼镜,用力地捏了一下我的脸颊,说:“你这脸盲症迟早要给你治治才行。”
我瞟了他一个白眼,转身向外走去。
谁知,他立马跟上来,抓住我的手,我微微挣脱,他却越抓越紧,最后十指相扣。
第一次离得他那么近k240s,连他身上有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都闻得到,随风萦绕在鼻尖,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半天回不过神。
“小琳。”他低低地喊了一声。
我应声抬眸,发现他的脸上一片温柔和眷恋。
“以后我们再也不用过和手机谈恋爱的日子了。”
顿时,我的心底一片柔软。

我与张辰的初识源于在简书上的一篇爆文。
当时,我正坐在电脑前,无聊地刷着微博,突然在微信窗口弹出消息提醒。
“您好,我是xxx公众号的编辑张辰,想转载你的文章,后天晚上单推,能开双勾吗?”
我笑笑,迅速打下,“好的,麻烦附上作者简介及公众号来源。”
然后我顺手关注了一下,哎呀,原来是一个蛮正经的公众号啊。
原以为不过是一次平常的授权合作,没想到后面还藏着许多意想不到的故事。
两天后的晚上,我在刷着朋友圈正好看到文章推送了。我点进去,发现留言区除了一群在感慨自省的读者之外,竟然还有一大波迷妹在表白主播。
哎呀呀,这不明摆着喧宾夺主么?
我好奇地点开音频,一瞬间,里面的声音让我有些恍惚。
“大家晚上好,我是主播张辰。”
跳过了五六岁的童真
跑过了十五六岁的青涩
走过了十八九岁的懵懂
来到二十二三岁的我们
在多少个日夜怀念起
可以用简单词语归纳的
当时的自己
果敢 坚强 倔强
我在另一头细细地听着大话神仙,渐渐入了神。他的声音很让人着迷,富有磁性,像是重力的吸引,每分每秒都想向他靠近。
我歪着头躺在床上,耳畔包围着的全是他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魅惑,像在心底蛰伏的小虫子,爬来爬去,扰人心绪。

有一天,无意中翻到一张张辰的照片。
他剪了一头简单利落的短发,浓浓的眉,抿着嘴角,看起来有些帅气,又带着点呆萌可爱。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颜控。
于是下一秒,我就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原来主播是个帅哥啊!”
不一会,他就回复我了,带着一丝丝的小得意,“……还行还行。”
另一头,我拿着手机笑抽了。
趁热打铁倪净,赶紧又问了一句:“帅哥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五枚师太。李冠廷
哎呀,这回答正合我意。
“有没有打算来广东工作?”
“没有。”
“……你成功地把天聊死了,再见。”
正准备关闭对话框时,他突然又发了一句话过来:“挺有缘的,我上班路上刷简书看到你的文章了。”
恩,这句话再次成功地勾起我的八卦心理,又开始了一系列的“盘问”。
于是裴唯莹,在我的套路下,得知了他许多个人信息。
他叫张辰,比我大一岁,目前在北京工作。
我不禁有些抓狂了,为什么偏偏是在与广州相隔两千多公里的北京啊。

也许因为是陌生人的缘故,我们对彼此没有太多的期望。但也正是因为陌生,小小的默契便让人感到温暖和惊喜小罗伞。
虽然我们在不同地域,血源筛查但也有聊不完的话题,互相调侃贬低,互相吹捧,好像相识多年的老友,每次偶然的对话只是属于我们俩一次再普通不过的聊天。
至于怎么走到一起的,我们回忆起来都有些犯糊涂,也许是无心插柳,也许是蓄谋已久。
那时候和我一起租房的朋友回家了,剩下我一个人留在广州,刚刚搬了新房子,一切都是未知而陌生的。
晚上送走了朋友,我走到阳台看向远方的霓虹,眼泪不知不觉模糊了视线。
车水马龙,高楼林立,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广州这个城市承载了太多人的梦想,也破灭了太多人的幻想。
周围许多人都说,我一个女孩子太好强了,回家乡找个好人家嫁了多好,一个人在大城市里打拼,太难,也太苦了。
记得曾经看过一句话:那些你最难熬、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往往都是自己一个人撑下来的。
可是这一刻,我想念另一个人了。
我拿出手机,给张辰发了一条信息:“去他妈的坚强,老子要你的抱抱。”
我以为他会像平常一样对我说:“滚,哪凉快待哪去。”
可是,这回他却说:“我打电话给你。”
当话筒里传来他声音的那一刻,我的心像泡在温热的蜂蜜水一样,暖暖的,甜甜的,很窝心。
之前听过他不少语音,有损我的,有逗我的,也有鼓励我的,可偏偏没有喜欢我的。
沉默了许久,他说:“我有个事想和你谈一谈。”
我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有什么事还得电话里谈啊?”
“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
他一说完这句话,我整个人脑子都懵圈了。
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你再说一遍,你要和我谈什么。”
“谈!恋!爱!”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似乎对我的耳背很是不爽。
可下一秒,我却红着脸迅速地把电话挂掉了,捧着手机又笑又哭,鼻涕眼泪一块全擦到衣袖上。
过了一会他又打回来,一接通就怒吼:“你就算拒绝也用不着挂我电话吧,我可没那么脆弱。”
我呆呆地赔笑道:“哪有这回事,高兴都来不及呢,哈哈。”
“那你为什么要挂电话?”他紧抓着不放,非要问个究竟。
可我却不能告诉他:我哪能让你听见啊,张辰,我又哭又笑的声音那么难听。

自从和张辰在一起后,我也加入了他的迷妹大军,经常混在他的一波迷妹中趁机留言表白。
记得一次闲来无事,我留言道:“主播张辰,爱上你我劫数难逃,愿为你坐爱情的牢。”
发完后,我居然有种害羞的感觉,想象着他会不会因为我的话感动得痛哭流涕。
可没两分钟,他立刻私聊我了,“你每天是从哪找来这些乱七八糟的句子啊?以后别瞎闹了。”
我有些不爽了,立马反驳回去:“什么叫乱七八糟,什么叫瞎闹,这么久除了你的声音,我连你的影子都触摸不到。”
此时傍晚,我独自一人站在城市街头,看见周围并肩而立的一对对恋人,所有积累的情绪和心思悉数泄尽。
我和张辰在一起半年多,和对方唯一的联系就是网络。我不知道,一份依靠网络维持的感情,究竟能够走多远,在疯狂岁月里的感情用事,究竟是对还是错?
“张辰,我很喜欢你,可我不想再和手机谈恋爱了。”
另一端沉寂了,过了很久他才回复了我:“对不起。”
我怔住,胸口像被大锤重重地砸了一下,疼得弯不起腰,一个人蹲在路边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抬头,看见天空有些阴暗,夹带着灰沉沉的空气,只有偶尔一阵风吹过太监五虎,带来那么一点可怜的生气。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许多事情是我们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的。
比如搞姬日常,距离。
比如,我看不见你审死官粤语。
比如,我还喜欢你。

翌日清晨,我在小区楼下边走边啃着包子,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一扭头,眼睛圆睁,惊讶得连咬着的包子都掉了下来。
“你是......张辰?”我小声地试探,生怕这是一眨眼就会消失的错觉。
眼前的男生轻轻地微笑o记重案实录,清澈的眸子满是笑意,如一束温暖而不炽热的阳光,直直地照进心扉。
“你不是说只能触摸到我的影子吗美辰香醒,所以,我来了。”
他突然走前一步靠近,把我紧紧地拥在怀里,我靠着他的胸膛,暖暖的,很宽厚,心脏沉稳有节奏地跳动,让人觉得一股莫名的心安。
“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问道。
他有些无奈:“你手机关机了。”
结果,一大早,我俩看着对方一直在傻笑,目光从未离开彼此半寸。
晚上吃完晚饭后,我和张辰牵手走在路边,夜幕已经降临,整个城市的霓虹都在流动,犹如银河倾泄,迎面吹来的晚风,像在耳边呓语着动人的情话。
今晚,夜色出奇地美。
我低着头悄悄瞥了他一眼,才发现他一直在抿着嘴偷笑,在淡淡的灯光中,眸光温柔且温暖。
发现我在偷看他,嘴角露出一抹危险的笑。
突然,他转身搂住我的腰,还来不及闭眼,温润的薄唇已经贴了上来,我看到自己在他瞳孔中的倒影瞬间拉近变大。
接着,是铺天盖地的气息席卷而来,幸福满溢。
第二天早上,张辰就坐飞机回北京了。
我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嘴角上扬,脑里想着的全是他临走前说的话,他说,“现在我还没有办法来广州工作,你等我,我在努力争取广州分公司的名额。”
清晨的阳光洒在地上异界魔君,两边的树叶随风发出沙沙的响声,我感觉,自己走路都带风。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相隔两地,聚少离多,偶尔到对方的城市,一起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当目光相撞在一起时,仿佛能听到身体里血液的澎湃。
在一起将近三年,连当时的我们自己都不相信,能够通过虚拟的网络,跨越山跨越海,跨越两千多公里去爱一个无法触及的人。
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中体网,但也正是因为未知,才蕴藏了无限可能。
上个月,张辰打电话告诉我,说他终于能来广州了,我拿着手机,笑得像个傻子,笑到想哭。
心中万千感慨,只想对他说一句:
张辰,怎么办,真的是很期待和你共度余生啊。
作者:
共央君
简书签约作者
故事会专栏作者
经常讲故事,偶尔讲道理
立志讲够身边100个情感故事
公众号:共央君(gongyangjun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