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贡何女士你老公吻你这里了吗?看完惊呆了……-小说天天见

2018-07-24 admin 全部文章 61
你老公吻你这里了吗?看完惊呆了……-小说天天见


没有粉身碎骨的那种支离破碎感,只是头痛得厉害,韩素下意识的双手捂住那快要爆炸的脑袋。
脑袋里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奇怪的场景快速的闪动着朱圣琴,里面的人和事明明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却又好像全部都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娘娘,您醒了吗?”在韩素被困惑在那一件件不可思议的场景中时被一声稚嫩的女音打断。
女孩长得眉清目秀,有着一双天真的眼睛,正焦急担心的望着她。
“小……西?”韩素带着试探与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
她确定这是自己第一次见这个约15岁左右的小姑娘,只是这个姑娘刚刚有在她的脑袋里出现过。
“娘娘有哪里不舒服吗?”小西有点着急的问道。
这娘娘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准备上前探个究竟,却被皇后拦了下来。
OMG,她竟然真的是刚才脑子里划过去的那个小西,这些都是真的?那脑子里面放的不是电影?韩素举起的手不知道该放下来还是放上去,总之是有点乱。
“你倒杯水过来给我喝吧。”看着这异常简陋又充满古色古香的屋,韩素的脑袋飞速运转,这也使得她的头又有点泛晕,喝点水也能让她淡定一下,这种信息内容有点混乱。
借尸还魂?这种在科学领域里不可能出现的事被她碰到了?
心里的狂乱还是无法平静下来,做了自己认为最愚蠢的决定,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大脑还没有空间去储存刚刚舌尖传来的痛,只是认定了一个无法相信的事实。
这决对是真的,她重生了,绝对的肯定。
看着小西在那里倒水的身影,韩素也四处打量了这简陋却整洁的屋,这里就是冷宫?看起来也不算差到极点。
“娘娘,魏公公本就是那样的,您真的不应该因为他而自己想不开的,奴婢求娘娘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小西将水递给韩素后便扑通一下跪地请求道。
韩素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咽下去,被小西搞得一愣硅橡胶隆鼻,原来这小丫头以为这个上官倚桐是因为魏公公而想不开,可是记忆中的信息告诉她并不是如此。
只是那个出现在上官倚桐这个冷宫想至她于死地的黑衣人是谁呢?
“起来李庆奎。”韩素淡淡道。
“娘娘?”
“哟,你们这还真是主仆情深啊,没见这外面的杂草得长墙上去了,还不滚去锄了。”来人阴阳怪气的说道,小西听到这声音明显颤了一下。
韩素眉心一收,这小妞的胆子太小了,难怪以前的上官倚桐对她总是冷冷淡淡,看来并不全是因为信不过。
韩素没有任何的反应,继续喝着手中的茶。
“真是没有规矩的狗奴才,还不滚去把那草处理一下。”魏公公尖着声音,有点刺耳。
小西准备转身离去锄草,可是韩素却在此刻狠狠的咳嗽了两声,小西担心的探头望去,身体不由得定住了。
“魏公公,你见到本宫为何不行礼呢?难道做奴才的这点规矩还不懂吗?”在魏公公准备扬起他那挽着的佛尘甩向小西之时韩素接过了话。
只是看到小西那本能的将头偏向一边的反应时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既然老天给她重生的机会,无论她投身于什么人身生,她都要接着活下去,哪怕这是从古至今都令人望而却步的冷宫。
只是没想到前世的她是圈在笼里面的金丝雀,这一世的她竟深陷这无情的后宫。
魏公公眼睛一眯,这冷宫里面的女人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和她说话的。
无论以往多么的受宠,多么的不可一世,到了这冷宫来不都知道大势已去,今非昔比吗?
虽然这位废后当年没有如其他女人一样哭天喊地的进到这冷宫,但这里毕竟是冷宫。
不过今天他再次过来也不过是拿人钱才过来走一走,如果不然,他才懒得天天往这里跑。
看着一脸淡笑的这个女人,总感觉不像以前那个一直不出声好似聋哑人一样的那个人的,莫不是被这冷宫逼疯了?
“哼,冷宫里的女人我可是见多了,像你这种要疯没疯的我更是见得不少,少来这一套何思模,有哪一个最后不是敬我魏公公的,难道你现在就要尝尝吗?”魏忠冷冷的说道。
“哦,那魏公公可有在冷宫里见到一个身在冷宫,实为皇后的女人呢?”韩素再次微微一笑,起身走近了些。
“这?”魏忠此刻迟疑了,确实,当年皇上只是将这个女人打入了冷宫,却没有撤去她的封号。
“那魏公公可曾见过一个冷宫的女人确仍然掌有这后宫大印的吗?”韩素走的更近了,这次她的笑更加深。
身影冷如寒冰,这种感受魏公公似乎是第二次感受到了。
那次只是远远的看着皇上的背影都仍不住发颤,那时他就在心里想以后他还是在这冷宫的圈子转好了,只是没想到今天又碰到一个。
心里虽然莫名的怕,却还是故装强势的直起后背。
“再强不也进到我这冷宫里来了?”魏公公不强装不屑的鄙视道。
“你好大的胆子,这是你的冷宫?那你把皇上至于何地?小西,本宫不是有一道令牌可以出这冷宫的吗?是皇上亲给的吧?虽说只能用一次,这次本宫还真要质疑皇上的威严了,竟一个奴才都可以拥有一个冷宫,这待遇我也用这一次机会去求求。”韩素冷笑道。
“奴才该死,请皇后娘娘责罚。”魏忠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双手支撑身体,不敢抬头。
太可怕了,这个女人明明是在笑,而且那笑容十分魅惑,却让他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他没有见过如此如利剑的微笑。
确实,当年皇上曾说过,会给这个女人面见他一次的机会,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会和他这种小人计较上了。
而且魏公公是个聪明人,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这皇上也确实没有废去皇后的封号。
虽说还没有一个女人能被打入冷宫又出去了的,可是直觉上告诉他这个女人可能会是个特例,因为经如她这么一说,她在这皇宫确实就是一个特别存在,而他又何必心急于一时呢?
怪只能怪他刚才一时失了嘴,这才让这个女人有了把柄,不然就算自己再如何害怕,也不过是个冷宫里的女人,怕也是虚的。
“知错该怎么做不用本宫多说了吧。”韩素淡淡的从魏忠身边走过阎毅,这里是什么样子她还没好好看过呢!
魏忠先是一愣,后面很是识趣的开始掌掴自己的脸,那声音清脆悦耳,听得出打的人很是用心。
小西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以前魏公公怎么欺负她娘娘都没有出过一声,上次魏公公想轻薄于她虽没有成,但也想过娘娘会有什么反应,却不料在魏公公走后竟自寻短见。
而现在却完全变了。
娘娘笑起来很美,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因为娘娘很少笑,只是这笑太可怕了,让她都跟着莫名的心颤……
魏公公的脸最后都有点歪了才被喊停,最后领了一个命令便连滚带爬的跑出了这冷烟宫,心里虽然不甘心,但也认了,今天算他倒霉,只是想想这女人的脸仍然是一阵后怕。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冷宫怕是没那么平静了。
站在这扇陈旧的窗前,看着窗外那棵桂花树,想来这棵应该是四季桂,在这炎热的夏季,轻风袭来,透着沁人心脾的清香,没有污染的世界总会给人莫名的安宁。
想着过去的种种,再想着自己这次的奇遇,老天这是给她的机会,要她做上官倚桐,那这次她一定按着自己的意愿好好的活着,只是她必须要先出这冷宫才行。
“公主。”一道暗影从眼前闪过,马上一黑衣人便跪于桂花树下。
这古代的轻功果然名不虚传,想自己在现代不管怎么说也是经过特殊训练懂武的人,虽说身手放在现代,无论是敏锐度还是反应上面都是不错的,只是对手换作此人,自己竟反应慢了很多,不过她却实也不擅长舞刀弄剑的。
上官倚桐下意识的转身看向房的另一边的侧间,见小西已经安静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皱了下眉头,心里暗暗计算着。
“将这个交给我父皇。”上官倚桐扔出自己写好的信。
黑衣人快速接了过去,似乎期盼己久。
“是西贡何女士。”黑衣人起身准予离开。
“父皇可还有其他东西交给我?”上官倚桐突然问道,淡然的脸上写着肯定。
黑衣人愣了一下,似明白了什么。
“公主可随意调派这些人,都是可信赖的族人。”黑衣人有点奇怪,之前一直给公主,可是公主却从不接受,没想到这次竟想通了。
上官倚桐没有理会黑衣人,直接走回她的床踏看着手里的名册罗子雄,没有要打开的意思桥梁构造者,黑衣人见状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每个月的这个时间这个人都会出现在这冷宫,两年不改,每次都是机械性的递出这本册子,虽然上官倚桐从来没有理会过,但是此人却能一晚上保持一种呈递的姿势也是让她另眼相看的,所以今天她给了他特别的回报,不让他等。
之前的上官倚桐其实也并没有错,按照记忆中的情况来看,大俞国想复国很难,就算这朱熹国帮助大俞灭了那一直不肯归属的南兆,朱熹也不可能容忍大俞这样的独立国存在,再小也不可能,最终也只能是附属国或被统一,毕竟一山难容二虎。
上官倚桐选择放弃生命也只是想断了南宫海的念想,让他安生的做好现在。
其实她是可以求生的,就算被人下了毒,她也有办法自己解毒,只是她没有选择解毒,而选择了自尽。
但她万万没想到今天竟被她韩素取代,吴锡豪而且她太天真了,就算她死了真的就能改变什么吗?上官海难道就不会找其他的棋子吗?这上官海能再这宫中安插眼线,也就说明事情并不是表面的那样。
或许上官海很依赖上官倚桐的智谋,但是并不代表就非她不可,至少就凭他能将上官倚桐送进这后宫,就足以说明他的狠,而且那朱熹的轩辕烨就肯放任不管吗?
轩辕烨将上官倚桐扔在这冷宫又不废去后封不过是想看上官海的态度,而轩辕烨没想到的是上官海所有计策全出自于上官倚桐,而他也一直等的其实是上官倚桐的态度。
这上官倚桐怕是已经认为自己败给了轩辕烨,只是连看都没看到他一眼,可谓是输的遗憾。
不管怎样,上官倚桐是上官倚桐,而现在换成了她韩素,她身上不可能去背上上官倚桐的重担,要不然她的生活不过又是重复了以前,这不可能……
“娘娘,秦公公一早就在外面侯着了。”小西将洗簌的水端了进来。
昨天魏公公走后娘娘重新提出了很多要求和规矩,听后感到吃惊但也有着丝丝害怕。
对于娘娘的转变自己是开心的,因为娘娘说以后不会再有人敢欺负她们,而且如果自己达到要求娘娘还会带她游遍朱熹国,还可以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只是想着这些遥不可及的念想的同时对于娘娘提的要求自己也有点担心,害怕自己达不到。
不过她会努力,不是为了能够过上好的生活,而是她希望可以帮到娘娘,而且不能够拖累娘娘,其实被分配给娘娘的那天起她就很喜欢这位主子,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主子很少跟她讲话,但就是从心底喜欢,可能是因为这位娘娘很美吧。
“来多久了?”上官倚桐接过小西递过来的一杯温开水,温和的问道。
“大概有一个时寸了。”小西恭敬的回答到。
……上官倚桐没出声,而小西也没有问水上游击队,看样子经过昨天的谈话小西还不算是笨丫头。
“你把我常看的那本书拿过来吧?”上官倚桐再小西的帮助下终于穿完了这古代的衣服,真的是太复杂了,这大热天的光穿衣服都要流不少汗。
小西侍侯完上官倚桐后便出来了,她没有问关于秦公公的事,皇后说了,她做事不可以质疑,只需要看就可以了。
“小西,你们家主子还没有起床吗?”秦公公问道,带有些许不耐烦。
“皇后娘娘在看书,这是娘娘每日晨起的习惯,有劳秦公公等等吧?”小西故装镇定的回答道。
秦公公是这冷宫总管,可以说在这块地界里他最大,小西怕,可是她犹记得娘昨晚的教诲,怕也要向前冲。
秦公公脸色一冷,狠戾的眼光向小西扫过去,只是小西一直没有妥协,直勾勾的迎上去,天知道她的脚已经开始有点发软了。
秦公公咪着眼与小西对望了片刻。
看样子他是看错了这位皇后了,这是他第二次到这冷烟宫,第一次便是这位倚桐公主嫁入朱熹的那天晚上,记得那时的她是乎和其他女人一样,带着不甘与绝望越也童装。
因为这个女人身份的特殊,再加上皇上那不明的做法,使他很少会来这里,很多时候都只是让魏忠处理这个宫的事情就算了,少接触,少事端,这种摸不清的事更是少接触为妙。
而今天先不说这架势,就单凭这个小丫头,不卑不亢,根本就不像魏忠说的那样胆小,尤其是在这冷宫里的。
再加上昨天魏忠说的那些话,看来这位皇后这两年都是在隐忍了,估计此刻以真面目示人怕是在这冷宫里也呆不了多久了……
“秦公公,娘娘有请。”再过了差不多半个时寸,小西过来传话到。
“真抱歉让秦公公久等了。”上官倚桐见秦公公进来便先一步柔和的说道。
“娘娘客气了,这是奴才们的本份。”秦公公恭敬的回答道。
“哦,既然如此,那本宫就直接说了吧,你看这偌大的冷烟宫只有本宫和小西着时冷清了点,本宫想找个小丫头来充填点人气,也多些个人陪陪本宫可好?”上官倚桐微笑着说到。
这个公公果然不愧为这里的地头蛇,这说话让人舒服得多。
“这……”秦公公没有立刻回答,似有些为难。
这冷宫里的人历来还没有这个先例,让小西来侍候已经是皇上格外的恩赐,只是这位冷宫的皇后昨天对魏忠说的话也不能忽视,毕竟她的后封还在,仍然是这后宫之主。
只是在这冷宫?而且这两年皇上对她不闻不问,而她也从来没有出过声,就像不存在一般。
就算偶尔魏忠过来欺负她们也没有半点不满,所以他也是没有理会,怎么这主突然就?
“你下去考虑一下再回答我吧,不过本宫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本宫要求明日有人过来报道。”上官倚桐虽然笑着,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秦公公却感觉到背脊一阵寒意流过正阳县邮编,原本在这夏日应是很渴望,可是却让他异常难受。
今天他才算真正看清这后宫的主子,不敢有半刻耽误直奔皇宫中心而去。
……
金碧辉煌的金銮大殿,此刻乃早朝时间,本是大臣们与皇上商议国事之时,可是却安静的可怕。
“众爱卿,不说话是代表着这事可以解决呢还是解决不了呢?” 轩辕烨眯着眼,看着朝堂上的这群大臣。
这些人个个心怀叵测,善弄权谋,这政堂之上也多亏有他们才能互相制衡,也才有着外表看起来的平静。
只是这国家不可能只靠玩弄权术不搞实事,所以才会有着这不断的外围困境,边防骚乱雨靴踩泥。
“臣相,在你看来朕也应该依了那宇文钰的要求,赏他万亩良田吗?”轩辕烨靠在龙椅之上,看起来威严无比。
“回皇上,臣觉得此乃上上之选。”胡岩恭敬的回答道民信网。
轩辕烨冷眼看着他,停顿了片刻,再抬头,只见那些大臣个个头一缩,低得更下。
不想多看这帮老东西,手一挥,接着便听到太监传令退朝的声音。
轩辕烨不耐烦的向前走着,本来是向御花园走去,可是不知为何却转了弯,直接回到了御书房。
一直跟在轩辕烨身后的徐福几次想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忍了下去高登民。
这皇上新登大统,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继任,更以雷霆手段灭了南兆国,后更是收了大俞为附属国,震压朝堂。
只是就算先皇再如何偏袒他,他的将帅之才再无人能敌,在这纷乱的朝堂还是显得单薄了些。
“你觉得朕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轩辕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在了徐福的跟前。
“奴才相信皇上已有打算石城教育网。”徐福背脊一冷,躬身回答道。
这皇上的武功怕是没几个人能敌得过吧。
如果连边防都没有办法控制的话,又怎么可能歼灭一个国家?相信这也是太宗皇帝认可新帝的原因之一。
轩辕烨嘴角一提,徐福这人真不愧是父皇信任的内务官。
“说吧,有什么事?”轩辕烨座到了椅子上,执笔写了起来。
徐福恭敬的躬了躬身,他的思想竟然被一直没有看过他的新帝看见了,思及此,徐福的背更加冷。
再想想那个连样子都记不清的女人,想着秦公公的话,虽然犹豫最终还是向前一步走了过去。
“皇上,皇后她想选些侍婢排解一下无趣的生活秀山之窗。”徐福其实也没有底,不知皇上做何感想。
这皇后从进宫就被送进冷宫,两年过去了,一直像是一个空气的存在易淘网,几乎被大家都可以忽略了,没想到今天竟突然开了这口,如果不是秦子来说的他还真不相信。
想排解一下无趣的生活,这话说得好像这冷宫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是无聊而已?
轩辕烨也是有点意外,但并不完全,毕竟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富贵荣华的魔障有哪个女人又能受得了冷宫那种地方呢?不过她能呆两年也算她有点不同。
不过他也和徐福一样对那句话十分感兴趣,看样子他这素未谋面的皇后是乎并非无趣之人,再或者是故意的?被这两年的冷宫生活磨砺的?
“准了。”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这颗棋子似乎来得刚刚好。
徐福一愣,不多想,马上领旨离去夕次盱眙县。
皇上的这两个字准了意义可没有那么简单,他回答的速度也是快的让他意外,好像是他一直都等着皇后的这个请求一样。
虽然踹测不出皇上的真正用意,可是凭借他多年识色的能力,他看出皇上因为皇后的这个请求心情也好了很多。
这事他要精心的安排,不可出一点岔子,不过他不会亲自去处理,在这事情没有明朗之前必需谨慎。
秦公公如上官倚桐意想的一样,第二天一早便领了十几个丫头过这冷烟宫,而且个个都十分的养眼,如果不是她已经认清自己穿越的事实,她一定认为自己参与了某偶像片的拍摄。
“娘娘,这些都是今年新进的丫头,您看看,喜欢的话就都要了吧。”秦公公殷情的说道。
想他在这宫里打滚这么多年,这皇上的态度明显,这个女人仍然是皇后,就算放在这冷宫里,她依然是他的皇后,而且是掌有后宫大权的皇后。
今天魏公公也跟着秦公公一块儿过来了,过来还给上官倚桐为以前的过往道歉,对待小西也完全不一样了。
真的应证了一个词,趋炎附势。
不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没有一个人会选择与权力对抗。
对于这些人的表现上官倚桐看在眼里,不过是人的正常反应而已,她已经习惯的不能再习惯,就如当年她在他面前的特别,其他人的不同对待一样。
怎么会想到他呢?他会不会也穿越到了异世,也和她有着一样的囧境呢?还是……
不敢想另一种可能,心会抽痛。
上官倚桐挑选了两个女孩子留了下来,其他都遣了回去,人多事杂,纰漏也多,毕竟她现在身处冷宫,要人不过是想找着能帮手的,方便处事。
秦公公一班人也都相继离开,只是这冷烟宫的一切全然变了,完全按照皇后的级别给。
只是一个早上的时间,冷烟宫所发生的一切遍传到这朱熹皇宫的每个角落,炒的更是沸沸扬扬。
“你说什么,那个冷宫的女人皇上特予皇后的待遇?”某宫的一个女人冷冷的问道,面色十分难看。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