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舰复飞你知道男人看到旧情人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吗?-文艺书舍

2017-07-28 admin 全部文章 51
你知道男人看到旧情人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吗?-文艺书舍

001你的出现就是一种罪恶 五星级酒店顶级总统套房里。男子闲适地坐在棕色的真皮沙发上,修长的交叠双.腿靠在他面前的桌子,姿态慵懒,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看着对面的女人,眼神狂傲不羁。低沉而性.感的嗓音,问:“你考虑好了?”炙热的目光,让林浅心感觉在他面前无所遁形,就像是没有穿衣服一样。林浅心握着拳,双眸坚定地迎向他,“是的,我考虑好了!我会嫁给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林浅心,我想你没弄明白一件事。”费霆昊冷冷打断她。端起高脚玻璃杯,微微晃动着里面的艳红的酒酿,他将目光移到杯子中的液体,仿佛那就是最美的艺术品,“你是来求我的,而不是来跟我谈条件的。”“我——”费霆昊勾起嘴角,缓步走到她面前,捏起她下巴,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精致的小.脸写满了不屈和隐忍,叫人怜惜。他低头看着她笑容妖冶、冷魅,“啧啧,这张脸的确很美,不过林浅心,我费霆昊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凭什么认为你求我,我就会答应你,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你可以滚了。”他眸光一寒。一把将她像是甩垃圾一般厌恶地甩开!若不是她突然跑来费家,他也不会失去连雅。更不会令大哥因为他意外双腿残疾在轮椅之上!她,该死!“我知道你不缺女人,那么费霆昊我们来做笔交易吧。”林浅心仰起头,她必须让他答应娶她。这是她最后的机会!所以——她手不住地颤抖,缓缓移到背后的褡裢上,闭上眼,一件件衣服落地……费霆昊蕴着怒气蹙着眉看着她,姣好的身材,雪白的肌肤,是个男人都会在被她挑起原始的欲望。但是,他却心里就是窝着一团莫名的火!且火势越长越大!果然是为了钱!果然是为了嫁进费家,为了费家二少奶奶的地位!他大声斥她:“林浅心你是婊.子吗,需要卖.身来换钱?!”林浅心紧闭着眸,缓缓睁开,声音在颤抖,“你大费周章,要的不就是这样吗?”费霆昊眸子一眯森寒地道,“林浅心,你再说一遍!”砰!高脚杯被他一挥狠狠砸到漆白的墙上,化成碎沫,酒水也飞溅在墙化为一道残血。费霆昊终于抑制不住,一个箭步来到她面前,弯下腰,攫住她下颌骨,俊颜变得狰狞,似乎还能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林浅心你以为就你这点姿色也想来色.诱我,你是不是太高估你的魅力了?我说过,你没有与我谈判的资本!”“费霆昊,对不起,关于你哥和连小姐的事,我很抱歉!”“闭嘴!你没有资格提他们!”林浅心突然泪如雨下,“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她想不出别的话表达自己内心的愧疚。费霆昊看着她,胸腔早已被恨意填满!他恨不得将着不该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人撕碎,“爱慕虚荣的女人,我会让你如愿嫁进费家安良城红,跪下来求我啊!”林浅心咬牙,闭上眼倒在地,冰冷地地板,她几乎感觉不到寒冷,只觉由外而内麻痹全身,“我求你,娶我。”费霆昊眸光转到地上的女人身上,轻哼,“求我什么?我没听清楚。”“费霆昊,我求你,娶我!”“大声点,我听不到。”“费霆昊,我求你娶我……”林浅心紧.咬着牙关机械版重复着这句话,她都能听到自己的心在滴血!费霆昊脸色铁青,双目赤红看着她近乎全裸的娇躯,拖着她就将扔在床,低吼:“林浅心,你非要这样作践自己,那我就成全你!”“从你出现在费家就是一种罪恶,我会让你后悔今日的一切!”————不久,便传出轰动整个s市新闻:硕阳集团年轻的亿万总裁费霆昊闪电结婚!
002抱歉,打扰费总您了 两年后。硕阳集团总公司。出了25楼的电梯,林浅心匆匆地踩踏着高跟鞋走在前,十分干练,身后跟着一个带着黑镜框的助理戴彬,还有公司的两个职员。两人走出拐角,步履匆匆地向着总裁办公室走去,“出了这样大的事,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还有费总现在人在哪里?不在公司吗?”戴彬跟在后头:“这、林总监,我也不知道。”林浅心微蹙起眉:“马上通知下去,召开紧急董事会!”“是!”“喂,雪漫姐,是我。费总人现在在哪里?我必须马上见到他人!”林浅心很快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费总?发生了什么急事,费总他就在办公室里啊。”江雪漫听林浅心的声音似乎很急,忙走过来,正好就看到林浅心他们到了这里。林浅心也是看到她了的,收了电话,眼神里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他就在公司?”“是的!”作为硕阳集团的总裁秘书,对上司也就是费霆昊的行踪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尤其是,在不久之前,她明明还看到费总进办公室,而且,还是带着女人进去的--“我知道了。”林浅心脚步未停,面无表情地就向着总裁费霆昊的办公室走去!“浅心——”江雪漫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地拉住了林浅心,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费霆昊,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连门都没敲,直接打开门,林浅心还没得踏步进去,脚步一下顿住,双、腿霎时就像灌了千斤铅一样。办公室里,凌、乱的衣服,丢撒了一地,男的西装、领带,女的丝巾,还有性、感的内衣——室内的空气中充斥的热潮,办公椅上一对男女,正上演着ji情的戏码。男的被女人的背遮挡了大半边脸,只能看到他手搭在女人的纤腰上,女的衣衫半解地跨坐在男人的腿上,一双巧手勾在男人的脖颈,热情地献吻。听到声音,二人同时转过了头。“啊——费总,这——”女人尖声惊叫,慌忙将自己埋在费霆昊的胸前。而费霆昊,在看到林浅心出现在门口的那一霎,则是微微一怔后勾起了唇。办公室外,戴彬和两个职员都识趣地低下了头,只有江雪漫正担忧地看着林浅心。空气一下陷入静默。林浅心却若无其事地走进去,顺便拾起地上的西装,盖在两人身上,看着费霆昊,“抱歉,打扰费总您的好事了。”林浅心瞥了一眼挂在费霆昊身上的女人,身材火辣,一张小、脸长得妩媚,尤其是那双动人的小眼儿发着光似乎随时能勾走男人的魂儿。“费总,这女人是谁李蕴洁啊,连门都没敲就闯进来。”依偎在费霆昊身上舍不得下来的女人嗔道,娇、声嗲嗲地抬起头看着费霆昊,一双媚眼如秋波。是谁?她大概还不知,自己现在搂着的可是人家的正牌老公!不错,林浅心正是费霆昊法律上的妻子,然而她这个不受宠的妻子,比起费霆昊的一个小三儿都要差得远!随随便便一个女人,都能爬到她的头顶上耀武扬威、张牙舞爪!不过,再多的女人,对他也不过逢场作戏。因为,费霆昊喜欢的女人,不,应该说是深深爱着的女人只有一个。那个女人叫‘连雅’。一个令他爱到骨子里,疼到心坎里的女人。然而,却是他亲大哥的女人!与费霆昊同住一个屋檐下,却日日夜夜伺候着的是他残疾的大哥!而造成这一切的诱因,就是她,林浅心!费霆昊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紧盯着站在他面前的女人。锐利的眼犹如两把尖刀,直戳入林浅心的心脏。两年了,在那个家里,他总会想要将这个女人掐死!若不是她。若不是她的出现。他和连雅该会在一起!她,该死!他刀刻般俊脸沉下,冰冷地从唇角吐出一个字:“滚!”终于,他怀中的女人勾起了嘴角,就是就是,让这女人快点滚蛋!别再来坏她们好事了!林浅心尽量忽视他冰冷的眼神,挺直了背脊上前一步,“费霆昊,公司出了紧急情况,这一次的服装出了严重的问题,甲醛严重超标,已经影响到……,”他深邃的黑瞳瞥向她,“我让你滚,难道你没听到吗?”“费霆昊--”林浅心被打断,微微蹙起眉,又舒展开,恢复漠然的表情,“知道了,费总你们请继续。”既然人家要‘恩爱’,她留下来恐怕诸多不方便。林浅心淡漠的神情,让费霆昊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见她准备走,费霆昊突然出声,“慢着!”
003她顶着总裁夫人的光环是虚的! 林浅心缓缓回过头,“费总,还有事?”费霆昊脸色一沉,掀起桌子上的一沓文件批头直直甩到她脸上,“公司运营出了纰漏,作为公司的总监,责任难辞其咎,难道林总监连这一点都不自知?”“费总,这个项目——”这个项目并不是她负责的,旁边的江雪漫善意提醒。“住口,就算项目不是她主管,但也是经过她这个总监之手!林浅心,你也敢有异议?你还想去哪儿,还不快给我收拾好这些烂摊子?还是你已经不想干了?!”“不敢。”林浅心咬着唇,皱眉看着眼面前剑拔弩张的男人,精致的脸蛋上,细嫩的肌肤被纸张硌的发疼。其实,撇开硕阳总裁夫人的身份不说。一份工作就凭她的能力,大可随便到哪儿都吃香,但是她不敢走!“最好是这样,你知道硕阳从不养没用的废物,还有你妈那里——”“我知道了,费总,我会留下来处理此事。”林浅心身子猛然一僵,看着他,她双手不自觉紧握成拳梅朵瑞恩。缓缓蹲下身来,她开始一张一张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纸张。两年前的协议,她来到了硕阳工作,谁都以为她是来锻炼的。实则不然。她头上顶着硕阳的总裁夫人的光环,都是虚的兰开驰!她的所有花销都要靠自己在公司工作赚取,当初妈妈的手术是他给的,但是现在的医药费还是欠着的……更可笑的是,她身居总监一要职,做着本分的工作,却只能拿公司底最层员工的还少的三千多的工资!长长的指甲陷进肉里,不知道疼。疼吗?心都已经麻痹了又怎会觉得疼?费霆昊满意地勾起唇,连笑容都是冷的。他怀里的女人则仿若吓坏了般顺势将脸伏在费霆昊胸口,委屈地道:“费总,你刚刚样子好凶,都吓到人家了。”“是吗?喝杯茶压压惊?我们换个个地方继续刚才的事?”费霆昊一转温柔的声音带着蛊惑,抱起她便走进休息室。休息室门故意大开着。女人娇羞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讨厌,费总,你太坏了。可是茶都已经冷了。”费霆昊命令外边:“没听到吗,马上给我新砌一壶茶送进来!”“我来吧。”“江姐?”江雪漫动作不由一僵。费霆昊冷冷的声音传出来:“让她送进来,你该干什么忙你的去。还有,在我出来之前最好别让我再看到这烂摊子!”“没事,江姐你先出去吧。”林浅心才捡的一半被迫起身。江雪漫看在眼里,却也是有心无力。林浅心很快砌了一壶茶端进去。“费总,这么热的茶我怕会烫到。”林浅心没什么表情:“我给她倒。”“谢谢,麻烦递过来好吗,费总应该也渴了,我先给他吹一下。”林浅心走到床旁,递过去,突然手上突然火辣辣的痛,她倒吸一口气,反射性缩手,茶杯落地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哎呀,对不起,我不小心的!你怎么没等我接好再松手?”“你——”费霆昊突然出声喝道:“笨手笨脚的,还不快滚出去!”林浅心差点要发作,终究还是闷声走出去。只是在转身的那一霎,手背回带前面时还是不免被费霆昊看到手背通红的一块!他不自觉拧起眉,刚砌出来的茶烫到,她竟没吭一声?“浅心,要不要紧,我给你去拿药!”江雪漫还没走,看着她出来。林浅心冒着冷汗,咬着的嘴唇都已经发白。“浅心——”江雪漫亲自帮她把药膏抹上,声音透着担忧,“如果难过,就哭出来吧。别老是憋在心里难受。”还记得两年前,她来到公司的时候,还是个纯真的小女孩,看起来懵懂无知,可就在着两年间,她发现在这个女孩身上她看到太多闪光点。她的坚强和倔强,有时叫人心疼。她明明就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出身,明明就是身份尊贵的豪门夫人,却只能这样委屈求全……林浅心送上灿然一笑,“谢谢,雪漫姐,不碍事。剩下的不用帮我了,问题也不是很棘手,我能解决,你先忙你的吧,不然他出来看到又该凶你了。”江雪漫深叹一口气,看到休息室的门,这个时候,亏她还能笑得出来——休息室里源源不断地传出来男人低沉的喘息,以及女人媚叫的低吟,一浪高过一浪--休息室外,林浅心开始紧锣密鼓地一会儿翻阅文件检查,一会儿上网搜寻,拨打电话,发布通知下去……办公室几乎都是她忙碌的身影。打完最后三个电话,放下话筒,感觉紧绷的神经都快要断了。瘫软在沙发上,她身上都因为紧张沁出一身细密的汗。没一会儿,休息室的门打开了。费霆昊衣装整齐地搂着刚才那个女人一起走出来,“你在干什么?”该死的,没有像预想的见到她纠结苦恼、不知所措,她竟然在沙发上打起了盹!费霆昊不由一顿火起。这个女人,她究竟还有没有心?有时候,他这的心亲手剖开她看看她胸腔里面是不是没有心肝的!
004我请客你买单 “董事会已经在那边等着您了,费总。”林浅心施施然起身,语气淡淡地,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如往常正常的工作汇报。见他出来了,那就意味着她可以走了。骨关节发出的脆响,费霆昊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女人,有种想要将她分尸的冲动!她就不应该叫浅心,叫无心更适合她!哼!————一直忙到晚上,才真正彻底地将整件事给摆平了。从事件的开始到董事会,到后面结束,费霆昊就像是个旁观者,完全看着她在公司里面忙的晕头转向,他却在事情落幕之后,拍拍屁股走人了!一个人乘坐电梯下来,才发现,外面已经入夜。繁华的都市,霓虹灯交错。眼睁睁看着三辆计程车从身旁经过,却没有一辆愿意为她停下。夜有点凉,她肚子不雅地叫了两声,一整天了都没有进什么食。在公司里已经进行了长达一整天的费脑力活动,她早已饿得不行。“大娘,麻烦给我来两串串香,要麻辣的,谢谢!”她走到路边的小商铺,是一对老夫妻经营的小本买卖,经常有形形色色的人会过来尝鲜,很受附近的人欢迎。两年前,她由千金大小姐沦落到穷的得只剩十块钱在身的时候。第一次,她放下了骄傲的头颅来吃了她以前认为最不干净、最鄙夷,最瞧不起的路边摊之类的货色。那个味道,现在都清楚记得。“好嘞,给你拿好。”大娘很快就认出了她是这里的常客,热情地优先给了她。林浅心正想接过,身后一辆红色骚包的限量级跑车停靠了过来。“堂堂的硕阳总监孙哲平,吃这种不干净的路边摊,恐怕不太好吧?”车子上走下来一个身材欣长的男子,轻皱着眉,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英俊帅气的面容一下吸引笼获不少小女孩儿的芳心。林浅心回头,惊讶,“是你?”伍率宸,林浅心中学同班到大学同校的同学,也是伍氏的接班人。伍率宸已经绅士地打开门,示意她上车。林浅心笑笑,上车才系好了安全带,只见他盯着她手中抓着的串香,欲言又止,她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笑道:“就算你眼馋,我也不会施舍给你的,还有,人家可是和你们凡客酒店一样,是合法经营,可是有正规食品卫生许可的,跟一般的路边摊不一样!我不许你这么说他们!”胆敢把一个小商贩与五星级凡客大酒店相提并论的,也恐怕只有她一人了。她说得极认真,伍率宸有些想笑,却无奈,只好投降,“好好,你赢了可以了吧,不过,老同学见面,你总得要请我吃顿饭吧。”伍率宸摇了摇头,见到已经迫不及待地咬着她的串香,发动起车子。“可以!不过,我请客你买单!”林浅心答应得很干脆,而当伍率宸听到她后面那一句的时候,终于被她给逗乐了。他笑着敲了一下她头道:“怎么说也是个硕阳的总监,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扣门?”吃路边摊就不跟她计较了。可付账这种事,是个男人都不会让女人来干,她究竟是真没钱还是在讽刺他?林浅心轻哼,“我是真正没钱,不像宸大少你,穷得只剩钱!”伍率宸:“……”她变了。林浅心,这两年来,你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你怎么都不吃,忘了问你,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林浅心一边享受着伍率宸提供的美食,一边问他。伍率宸只是看着她吃,面前的餐盘几乎都没有动过,答道:“昨天才回来的。听说你现在在硕阳上班,所以就过来这边晃晃,没想到真在路边见到你。不要告诉我,你忙到这个点才下班。”就是忙到现在才下班的!林浅心想说。“今天事情有点多,没想到一下子就过来时间点了。”她答道,却是很忙,尤其,在哪混蛋一旁袖手旁观也就算了,还不肯让雪漫姐帮她。想想,林浅心就气得牙痒分身战士!“他就这样把你丢在公司,不送你回去?浅心,老实说,他对你不好是不是?”伍率宸突然问起一直憋在心里的话。林浅心握着刀叉的手一顿,扬起头时脸上已经换上招牌的微笑,“哪有的事,他对我很好的。只不过今天他有别的事,所以就先离开的。还是我让他先走的。”“浅心--”“我吃饱了,我想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伍率宸看着她,终究化成了心里的一声叹息纽约行动。
005他说,他是她丈夫 “等一等。”“怎么了?”林浅心已经抓起包包,准备要走。虽然很不地道,但是也只能改天了,因为天似乎已经有些晚了,她不知道,回去晚了,若是被家里面那男人撞见会怎样对她发难。伍率宸见她似乎有些急,忙伸出手拉住她,“你忘了擦嘴。”看着她嫣红的唇上沾的油渍,他随手就从旁边抽出一张摆放好的餐纸。“我忘了。”林浅心一愣,讪讪一笑,只怪她刚看着时间就急。正想接过他递过来的餐纸,才伸出手,便是被他用另一手抓住,然后餐纸就轻柔地到她唇边。看着面前的男人,动作轻柔,就像是对待某一件珍品一样小心翼翼,林浅心有些恍惚,这就是以前她认识的伍率宸?林浅心脑袋有些懵,认识伍率宸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发现他有这么细心、体贴的一面。还是,过去她太没心没肺,没有发现?“好了。”伍率宸收回了手。“谢谢。”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令林浅心有些不适应了。两人同时站起来,离位,伍率宸再一次叫住了她:“浅心。”“啊?”林浅心转回过头,两人一前一后的,她回身,然而他并没有停下,她一下就撞到了他身上。伍率宸伸出一只手抓着她前臂,扶稳,神情比之前还要严肃,思量再三,他还是打算告诉了她:“他也回来了,你知道吗?”他?林浅心心猛然一收缩,身子僵直在原地,呆望着伍率宸。能让伍率宸用这样的语气说出这样一个‘他’的,无非只有一人。曾经,她深爱的人。两年前,不幸接踵而至,他也在那时离开。心莫名的一痛,那种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痛楚瞬间如潮水般涌上来。痛的让她喘不过来气,让她快要窒息。她以为她已经伪装得够深,然而就在这一刻,突然土崩瓦解——吴君濠,他回来了?她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了天使的呢喃。“林浅心,我记得不错的话,这个点你应该是在家里面呆着等我回去的!”突然一声低吼,将游离中的林浅心生生拉回了现实。这个声音是?她抬起头,下一秒,便被人用一股蛮力一扯,跌撞到了一个男人的健实的胸膛。撞得她额头有些疼。扑鼻而来的男性气息,带着酒精的味道,貌似还有女人香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充斥着进入她鼻尖,林浅心不由抬起了头,果然对上的是一双阴沉,黑墨的眸子。她皱起眉,“费霆昊,你喝酒了?”“他是谁?”费霆昊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从刚刚开始,就看到他们在这边有说有笑的,听不到他们的笑声,但是单凭那两人脸上轻松愉悦的笑容,就让人觉得刺眼!要知道,这女人在他面前从来都是不是绷着一张冷脸给他看,就是像是带着一张假面具一般,看着就像是给人添不痛快的那种!叫人火大!公众场合,还帮她擦嘴?这女人是想死是不是?想到刚才那个场景,费霆昊不由在她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干什么,你弄疼我了。”林浅心一拧眉,瞪他,使劲推他的手,那爪子就像是长在她身上的一样怎么推推不开。“你好,费总,我叫伍率宸。”伍率宸脸上挂着迷死人的微笑,轻轻向着费霆昊伸出手。伍家虽然在s市颇有名气,但是终究比不上硕阳在市内的声名赫赫,一手遮天!何况伍率宸常年生活在国外,极少待在s市,费霆昊没有见过他也很正常。伍率宸?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费霆昊只觉得似乎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但没什么印象。看来,不过是个不起眼的角色。两个男人目光在空中接触碰撞,似乎有火星迸发?林浅心觉得肯定是自己眼花了。林浅心很想甩他一白眼,“我们只是同学,费总。需要我从幼儿园开始到大学的同学都要向您报备一遍吗?”她不过和老朋友吃个饭碍着他什么事了吗?真可笑!伍率宸似笑非笑地,“浅心,这位该不会就是你的……”“他是我……”“我是她丈夫!”伍率宸明知故问问了一句废话,然而某个人却抢先接过了话。他说,他是她丈夫……林浅心想笑,她是不是该很荣幸?这可是费霆昊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承认她跟他已婚的事实。然而并没有,她只觉得讽刺。
006只许他放火,不准她点灯 四周的空气沉闷了几秒钟左右。“你不是说,他把你留在公司,是因为有别的重要的事,是你让他先回去的吗?浅心,这样撒谎可是会长鼻子的哦。何况,你说的‘重要的事’就是陪女人出来约会?”伍率宸率先打破沉默,用着今天的天气真好的语气开着玩笑。林浅心听着,一愣。她刚刚只是随口胡诌的。谁想,伍率宸还当真,还拿出来说事了。陪女人?她听到有高跟鞋想着边走来,转过头,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美艳的高冷美人走过来顿时明白了。动作真快,马上又换女人了!身材真好,前凸后翘的,波涛汹涌,绝对比她有料!林浅心啧啧称赞,美女已经走过来了。“昊,你怎么在这,害的我进来好找。”娇嗔的声音,那女人一过来就主动挽上费霆昊另一边胳臂,动作亲昵,却优雅而落落大方。费霆昊回过头,温柔一笑,“你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一会儿才到。”“我怕让你久等了嘛。昊,他们都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等?触舰复飞能让费大少等的女人,看来应该在费霆昊心中极具分量。说实话,这应该是林浅心见过费霆昊身边最有气质的女人了,也是唯一眼神比较好的一次!刚听说吴君濠要回来的消息杨心龙,她就心里有些乱。她一点看他们卿卿我我的心情都没有。尤其接触到伍率宸探究似的眼神,更是让她不自在。“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我有些身体不舒服,想回家休息了,不打扰二位了。”林浅心突然觉得里面有些闷,言毕,从费霆昊魔掌中抽身出来,决定先离开了。“我跟你一起出去吧。”伍率宸见她要走,淡淡扫了费霆昊一眼没做纠缠追上林浅心的脚步。两人就当某个男人是透明似的,说走就走。普通朋友而已?费霆昊脸上愈发的阴沉,愈发冷,犹如暴风雨来临——林浅心走的轻快,只想快点离开。哪知,有人比她更快!突然手上被人狠狠地一握,踉跄了几步,就被强行拖着往外走。“费霆昊,你发什么疯,放开我!”看清是他,林浅心不由一恼,冲着他吼了一声。他的动作太快,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就连离林浅心最近的伍率宸都还没反应过来,人就拖出来门口“费霆昊,你抽风了是不是,你抓疼我了!”林浅心被他拽到停车场,一路上怎么挣都没挣脱他。“上车!”费霆昊冷冷地命令道。“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费霆昊没再废话,沉着脸直接将她强硬地塞进车里。车子很快发动了。车子开得飞快,让人胆战心惊。“费霆昊,如果你想死,拜托请不要拉上我垫背。”林浅心看着外面的路灯像是流星般从眼前一闪而瞬,心不由发怵!费霆昊从上车就是板着一张臭脸秦公一号大墓,不知道的还以为人家欠了几个亿没有还他。“林浅心,我警告你,从今天起,不许再跟别的男人单独私会,尤其是晚上!”费霆昊握着方向盘威胁。“我说了我们只是同学,费总裁。”这男人还真是独裁专制。只许他自己放火,不准她点灯!“我想我刚才的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林浅心,不要让我看到第二次!”林浅心差点被他噎到:“费霆昊,你简直不可理喻!”她实在在是无法跟这种人沟通了。算了,跟这种人说话,费力、伤神。林浅心很识相地闭嘴了。车里陷入了静默,沉闷得让人心悸,呼吸困难。她侧过身去,不想理他。然而,不经意的动作,林浅心今天穿着的是职业的套装,裙子下缘也因此折皱起来,露出来长长一节洁白纤细的长腿,两条腿并拢着,肌肤相贴的,简直是诱人贩罪。说实话,林浅心身材不是特别棒的那种,比起费霆昊在外面找的那些嫩模的那种魔鬼身材却是不如,但偏生地就长了一双美腿!见她安静的将头偏过一边,费霆昊就觉心里堵多的慌。可就在他一转头,就被一片雪白的肌肤给率先吸引了目光,先是一蹙眉,眼神不自觉就有些移不开了,隐隐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穿的这样短,是想勾引谁呢。”费霆昊轻哼一声,察觉自己失态,重新将头转向前方。林浅心头靠在挡风窗上,看着窗外,丝毫没有注意到身上春光乍泄,更没想到有人刚才正用着那样灼热的眼神盯着自己。确切的说,是她的双腿。
007不速之客,吴君濠 听到某人讥讽的口吻,本不想搭理多的,觉得腿上有些凉,低头,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她迅速将裙子拉下,暗猝了一口,反击道:“勾引谁也不会勾引你。”吱--她话音才落,车子猛地被人踩急刹车,发出一声长长的噪声,几欲震破人的耳膜。林浅心下意识地想要掩耳,却忘记了抓稳,虽然身上系着安全带,可还是控制不住身子往前倾去。“林浅心,有种你把刚才的话在说一遍!琴葛蕾”“我——”还没等自己坐正,下巴一痛,就被人捏住了颌骨。力气之大,似是要将她捏碎。林浅心张口,一句话都没有说完整出来。“不勾引我,你想勾引谁!嗯?”费霆昊怒极,这女人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他得到底线,真当他不敢收拾她是不是?不是勾引他,那她想勾引谁?伍率宸?想到刚才那个面临他气势不减,反而表现的稳重,镇定的男人。费霆昊就觉心里更加窝火!“费霆昊,你该回去让张婶给你多准备些凉茶了。”林浅心被他捏疼了下巴,嘟着嘴唇,艰难地连说句话都有些含糊不清。“林浅心,你还真是让人火大的女人!”伴随着他的一声低吼,费霆昊狠狠地堵上了那张总是能煽风点火的嘴唇!“唔!”林浅心只觉脑子嗡地一声,温热的唇/瓣,四唇相贴的那一霎,她懵了。“费霆昊,你放开……”等到她想起来要推开他的时候,早已经被人压着在禁锢在椅背,双手也被反剪在身后。狂潮般霸道的吻让她心慌不已,或者说,那根本就不是吻,用撕咬来形容才更贴切!他强行撬开她贝齿,闯入,横扫她口腔的每一个角落。车厢里温度一下飙高,简单的一个吻似乎已经不能满足于他,他开始撕扯开她的衣服,粗暴的动作,她胸前的俩颗扣子被他扯落掉地,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她使劲捶打在他背上,肩上,丝毫阻止不了往下的进犯--“费霆昊,你混蛋!”她始终挣不过他。她怎么会忘了。这个男人,是不会让人轻易挑战他的权威的!她以为她会很坚强,可是还是管不住地泪水流下来。正如,很久之前,那一次她真正彻底惹怒他,他就像是暴怒中豹子,他掐着她在床上肆虐直到现在都让人心生畏寒--直到从舐到那咸涩的味道,他方才猛然一醒。低着头看着身下的女人,恍惚中他也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一次。那个晚上--他抿着唇,从她身上坐起,回到自己的座位。“我警告过你,试图与我作对对你没有好处的!”冷哼一声,他扣起她的下巴,粗糙的拇指在她下唇划过,“这里,我不希望再看到有男人触碰,明白吗?”林浅心微微睁开眼,双眼空洞无神地看着前方,像只木偶,点点头,不发一言。---两日后。一大早出门的时候,费霆昊便不阴不阳地告诉她,晚上会有‘客人’,让她务必要回家吃晚饭。想起他脸上意味不明的笑意,林浅心一整天都心里发毛!她并不知道,晚上这重要的‘客人’是谁,但是她总有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下人们已经布置好餐桌,费霆昊就坐在她的旁边。幽幽的两道炙热的目光,就像两条火绳缠绕在她身上,如坐针毡般。公公费明楼,以及婆婆萧书芳还好,小姑子费莹莹已经等得有些不太耐烦的样子。“妈妈,胜美姐到底还来不来?”“来了来了,老爷、太太,夏小姐他们来了。”费莹莹的话音才落,下人的声音就从外头想起。他们??不是只有一个人夏胜美一人而已吗?不单只是林浅心疑惑,就连费明楼和萧书芳也诧异了。“叔叔,阿姨,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门口果然出现了两人,好听而有些熟悉的声音,林浅心抬眼看了过去。原来所谓的‘客人’,她也有过一面之缘,可不就是那天在餐厅上撞见费霆昊时她身边的那个女人吗?然而,不速之客不止一个。吴君濠……林浅心做梦也不会想到,她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到他。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记得关注加收藏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