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花茶楼常来往客户你的样貌集成了艾力西湖的明信片 大河边的小村庄-最后一公里

2015-06-11 admin 全部文章 61
你的样貌集成了艾力西湖的明信片 大河边的小村庄-最后一公里


驻村老茶馆

驻村一年,回味一生。对新疆广大驻村干部而言,这是一段难忘而温暖的旅程。远离亲友、来到基层、奔赴一线......这一年,你蜕变了成长了收获了。聊聊你的驻村轶事,和大家分享经验与收获。
即日起,《最后一公里》开通“驻村老茶馆”栏目,烧一壶茶,品一品你的驻村故事。
今日讲述者
自治区公安厅驻莎车县艾力西湖镇亚勒古孜塔勒村工作队
马明月
相信每一个驻村队员都对自己所驻的村庄有着无比深厚的情感,大半年的驻村时光,让你攒了多少津津乐道的故事呢?今天,让我们跟随自治区公安厅驻村工作队队长马明月,一起来看看他用相机给“大河边的小村庄”拍摄的一组秋日"写真集“……
诗人里克尔在《秋日》一诗中写道:”让秋风刮过田野李侑菲,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而在马明月的镜头里,艾力西湖,四季丰满。
大河边的小村庄

高大的白杨在田野中投下阴影。
到村里已有九个月了,竟然没有去看看叶尔羌河。

夕阳美景彭水生活网。
我知道这条著名的大河离我们近在咫尺,村里云飞雨落都是它的气息,庄稼茂盛、牲畜茁壮离不开它的滋养。村委会大院里的那棵大柳树生长了60多年仍然绿荫四盖,生机勃勃,是这条距它不远的大河给予它的福泽。

乡间小道。
我一定要去看看叶尔羌河。从我们村到河边,朝东南方向驱车10分钟就能抵达。这里修建了一座中游水利枢纽,其大坝连接了东西两岸的两个村镇,调节着水流。
现在已经入秋客官不可以,正是丰水季节。站在河边,从喀拉昆仑山奔腾而下的河水,挟泥带沙翻着浊浪,从我眼前疾速而过,极目远望,河面充盈宽阔周梁淑怡,水天融为一体,令人心胸为之一宽。

人们在田埂边席地而坐绝代剑魔,倾听宣讲。
“哎呀,静静的顿河,你的水流为什么这样浑?”眼前的景色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了《静静的顿河》里面的句子。
这条大河和我在北疆见过的河流气质完全不同,我还记得额尔齐斯河从可可托海到布尔津,一路或静水深流,或激越奔腾万能浏览器,河水一会儿碧青,时儿又墨蓝,变幻着色彩蜿蜒北去;而伊犁河畔有森林拱卫,草场铺垫,骏马在河边巡弋,牛羊在湿地出没。即使在炎热的夏季,这些河边的空气也清冽带有寒意。不像眼前的叶尔羌河,河水混浊,奔腾有力。
但我相信,眼前这混浊的叶尔羌河,在冲出喀拉昆仑山谷时一定是清澈的。它切开沙漠,在广阔的大地上撒欢,在丰满的绿洲上婉转,一路风尘仆仆,挟沙带泥狂放不羁来到这里。从单纯的清澈到成熟的混浊,就像一个人在成长,经历越多越包容,越混浊越有力量。河水蜿蜒过村庄,你不知道,原来在庄稼地竟然是河道,延绵茂盛的胡杨林就是它的河床。
在河岸边芦苇丛生,水鸟鸣啾,轻风吹过,有起伏的苇叶沙沙作响。一匹瘦驴在青草地上随性漫步,看上去有些寂寥。我想起来,如今田间地头巴扎上,毛驴和毛驴车差不多已全被三轮电动摩托车取代了。

落满秋叶的乡间道路。
记得有一次枯水时节,我乘车经过数公里长的叶尔羌河大桥。当时的河床已收缩成一条河沟,看起来很干瘪,这让我有些失望,还觉得这桥是不是建得太奢侈了。
然而,据说在我没能看见过的洪水期时,豆花茶楼常来往客户叶尔羌河河水狂躁不羁,激流咆哮,那气势就彷如万千野马奔腾而过一般。我还没有机会见到它的狂野,真想亲眼目睹一次。

被夕阳余晖映射的云朵与天空。
艾力西湖镇位于叶尔羌河西岸,是一块丰腴的绿洲,亚勒古孜塔勒村在这块绿洲的中间。阡陌纵横的乡间小路上,高高大大的白杨树拱卫在道路两旁,搭起绿色长廊,从心田延伸到远方。
村庄人家的院子里里外外都种满了杏树、桑树推理世界,春夏时总是绿荫蔽天召唤圣剑。春天,桑葚熟了,白如羊脂想爱都难,黑似铸铁裴翠翠,红如玛瑙,每种颜色都引人垂涎。在阳光斑驳的树下停留一会儿,梁佩诗就能听到噗噗落地的甜蜜,你一定会忍不住踮脚伸手摘下几颗来品尝,这一尝可就收不住了,直到满手都是甜蜜汁液才肯罢手史跃武。
走过桑杏树下,你就走过了春天。夏天,院里高高的葡萄架上缠满了藤蔓甩蛋歌,门前的牡丹和葵花也次第盛开。田地里的麦子黄了,而田畴地梗上墨绿的核桃树、巴旦姆树还在轻风中摇曳。

秋日金黄色的树林。
我请教过许多人,“艾力西湖”是什么意思?却没有人能准确地告诉我。

这美景令我沉醉。
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我觉得这里的水有些咸,不太适应。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身心都逐渐接受并跟随了村子的习惯薛记炒货,我已经成为了一位地道的艾力西湖人空中决战2。
我爱这里的一草一木,水和空气的味道,还有这里朴实的乡亲们。一碗酸奶、一篮杏子、一筐核桃、一个瓜……乡亲们的热情朴实与善良体现在每一个细节中黄兰香简历,时时感染着我们,触动着我们。从最开始来到村里夺命开学礼,我们就不像是初次相遇的陌生人,更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厚厚的落叶踩上去无比柔软。
我有幸听过一次当地的木卡姆传人吟唱的木卡姆歌曲。
曲子并没有太多情绪起伏与过渡,而是一种全部在瞬间喷涌而出的爆发,曲调高昂激烈疯后。这就仿佛是叶尔羌河汛期的河水一般,水浪惊天拍岸,雄风浩荡。然而曲子的末尾却是平缓柔软二嫫,余音袅袅,仿佛那奔波千里的河水,在润泽四方之后,最终静悄悄地流进沙漠……

晴空下的田野陈慧儿。
最后一公里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End-
编 辑 / 赵紫璇
责任编辑 / 翟 薇
主 编 / 段清宇推荐阅读
【驻村老茶馆】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