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翔的姐姐你老公不爱你?好巧,我也是-大悟微生活

2014-10-03 admin 全部文章 48
你老公不爱你?好巧,我也是-大悟微生活

1一、难产(1)
产房外面七十二地煞,一个高贵容妆的妇人焦急地迈着步子,不停地走动着,企图让自己的心里更平静一些,自家的媳妇已经进去很久了,可是孩子却一直没有生下来。
然而,产房的外面,却坐在着冷漠的一男一女。男的闭着目,女的拿着小镜子在为自己补妆。
“伯母,你别再晃来晃去了,晃得我眼睛都花了。”女子口气里有一点不耐,说完,又为自己点了一下嘴唇,那闪着朱红色的嘴唇在灯光的照耀下便她显得更加得妖艳。
“紫绚啊,诗彤在里面生的可是我们方家的骨肉啊,我能不着急吗?”
丁紫绚收好了镜子道:“她生她的,你在这里急有什么用?你以为你急就能代替她了吗?”
就在这时异世药皇,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位护士拿着一份协议走了过来。
“护士,怎么样了?生了个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方太太欢欣鼓舞地走了过去道。
可是护士却皱了一下眉头道:“病人还没生呢?请问你们是病人家属吗?”
“是的,是的,我是病人的家婆。”方太太焦急地对着护士说道。
“病人失血过多,乔丽娅现在很危险,这里有一份协议需要家属签字,你们是愿意保大人还是保小孩子?”
“什么?保大人还是保小孩?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李旻果?”方太太感到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乳山热线招聘,后面的丁紫绚便站了起来冷冷地道:“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保小孩子啦?”
而一直闭目的方天硕这回终于睁开了眼睛,缓缓向这边看来。
“天硕,这……”方太太有些为难了!
方天硕想了一下,表情依然冷得像座冰山一样,最后,她简单地道出三个字:“保小孩!”
丁紫绚听了,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伯母,你都听到了吧!连天硕自己都说要保小孩了!”
“但是……”方太太还想说什么,却再次被丁紫绚打断了:“别在那里犹豫了,天硕!快,把字签上吧!”
这回方天硕走了过来,拿起笔,丁紫绚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脸。正当他想要在上面签字,外面突然冲进了一个女人道:“不,天硕,你不能签!”
他们三个同时回头一看,是一位穿着简单朴素的太太,她脸色憔悴,却因为过份的担忧而显得更加得苍老。
她是产妇的妈妈,看见她,方天硕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为难。握着笔的手在空中停了下来。
“天硕,你怎么能这样对诗彤,她嫁到你们方家受的委屈还不够吗?为什么你连她最后的生命也要催残?她嫁给你,你不爱她,我认了,她在方家毫无地位可言我也认了,但是现在,她面临生死关头,难道你连她仅剩的生命也不留给她吗?我家诗彤究竟做错了什么要遭这样的惩罚?”女人的口气充满了责备。事实上,王诗彤在方家受的委屈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诗彤嫁到方家,就得按我们方家的规则来办事,我希望你最好少插手,以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丁紫绚语气冷冷地道。
“我是诗彤的亲妈,我说保大人就保大人。”王诗彤的妈妈王太太反驳着。
“她是我们方家的人,我们方家说保孩子就保孩子。”丁紫绚同样不退让,依旧坚持自己想法。
“丁紫绚,你先别口口声声说‘我们方家’‘我们方家’,现在你还没有嫁进方家,真正的方家少奶奶是我女儿诗彤,而不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你……”一说到“不要脸”三个字,丁紫绚的脸色刷得一下子就全红了起来,要知道那件事一直成为众人的笑话,都过了一年了,想不到她今天还会挖出来嘲笑自己傀儡师哪里多。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孕妇和小孩都处在危险中,如果你们还不能决定,只有可能孩子和大人都保不住,你们还是赶紧签子吧!”护士看着此情此景,分析着此时的危险情况。
“保大人!”
“保小孩!”
王诗彤的妈妈和丁紫绚同时道。而他们刚一说话,马上看向方天硕,因为最后的决定权,在他的手里。
“天硕,就当是我求你了,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希望你看在我年老的份上,保大人吧!我不想白头人送黑头人啊!”
“哼!就知道博同情!天硕,如果你是爱我的话,你就签字,保小孩!”丁紫绚的语气同样不肯退步。
方天硕终于有些犹豫了。一边是现任的妻子,一边是多年的恋人。
“你们究竟决定好了没有啊?”护士的语气同样冰冷至极。看他们在那里争了半天也没有结果,实在是没有多少耐心等下去了。
这回,她们不再作声了,静静得看着方天硕,两人心里都充满期待。
“天硕……”这回是他方太太说话了。
方天硕转过头来,看着他妈妈。
“还是保大人吧!”方太太最后轻轻地道出来。
王太太一听,马上激动得握住了她的手道:“亲家,谢谢你!”
方太太微微一笑:“何须言谢?”其实是他们方家应该跟她们说对不起才对啊!
2二、难产(2)
王太太已经等不及了阳陵虎符,她忙把笔放到了方天硕的手心道:“天硕!我的好女婿,你快签字吧朱丽岚!诗彤在里面等着你救呢!”
她的声音有些发抖,像怕极了再慢一步的话女儿就这样离开自己了。
可是就在方天硕要签下字的时候,丁紫绚突然又道:“保大人可以。不过,我要在这里事先声明,生完孩子后王诗彤跟方家恩断义绝,以后不得再来往清博舆情。如果到时如果大人小孩子都平安了的话,那么孩子必须归我们!”
丁紫绚的要求犹如尖刀一样刺在了王太太的心脏里面,她整个人瞬间像结了一层冰一样,全身透彻得凉!
“紫绚……”方太太眉头皱了一下。
“伯母,难道你不想这样吗?孩子可是方家的骨肉,难道你不想他留在你的身边吗?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方家着想啊!”丁紫绚看中了这是方太太的致命弱点。
“可是这也不必要她跟我们脱离关系啊!”方太太紧皱着眉头道。
“她不跟方家脱离关系?难道还要跟天硕纠缠不清,要我和她共侍一夫不成?”丁紫绚瞟了一眼方天硕,心里很是不满。
方太太果然有些犹豫了。
“怎么样?你们究竟签还是不签啊?磨蹭了半天,还是得不出个结果来!要不要我倒几杯茶来让你们坐下来慢慢争个够啊?”护士已是很不耐烦了,态度实在是让人感到心寒。
爱女心切的王太太想了一会,终于道:“好!我答应你们!天硕,你现在可以签了吧!”只要能救活女儿,不管什么条件,自己都会答应。
方天硕不语,目光冷冷得看了王太太一眼,最后终于在纸上写下了“方天硕”三个字!
护士拿着协议走进了手术室。而王太太,整个人颓废地坐在了凳子上,感到自己的心好像被掏空了一样,没有了孩子,不知道诗彤到时会不会怪自己呢?
此时此刻,她心里很矛盾,既希望大人孩子能够平安得来到这个世上,可是又怕被他们抢走后王诗彤会更加得痛不欲生。
护士刚进去了不久,突然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生了!生了!孩子终于出生了!”方太太第一个惊喜得叫了出来。
而王太太……
不是说保大人吗?为什么此时却传来了孩子的声音?难道真的如丁紫绚说的那样子母子平安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面对孩子的割舍和被迫赶出方家的残忍。
她坐在那里,说不出自己此时的心情是开心还是难过。
护士走了出来,对他们道:“恭喜你们,大小平安!”
此话一出,三个女人的脸色都有着不同的色彩,只有那个方天硕,依然冷得像座冰山一样。
方太太急忙走了进去道:“护士,是男是女啊?”
“是个男孩!”
“啊?男孩啊?那真是太好了!老天有眼,我们方家有后啦!”方太太高兴得都合不拢嘴了许西川。
王太太,看了一眼他们后,有些苍白无力地道:“护士,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我女儿吗?”
“可以,不过你们不要看太久,病人现在很需要休息,尤其记得不要给她受伤何的刺激!”
“我知道!我知道!”王太太说完,已迫不及待冲进去了。
留下他们三个人对望了一眼后,方太太道:“天硕,我们一起看看诗彤吧?”
“不了!”方天硕冷冷地道:“公司里还有很多报告等着我签字!”说完朱莉加耶,他转过身子头也不回得就走了。
丁紫绚一脸得意地看了一眼方太太:“伯母,相信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听到了。现在,我马上去叫律师拟一份他们的离婚协议书,等明天王诗彤一醒来,马上就要她签字!”
“紫绚,这怎么行,刚才护士不是说过了吗?诗彤她现在不能受刺激的……”
“她能不能受刺激那是她的事,与我无关!就算她今天死在了这里,那也是王家跟医院的事情!总之,这婚他们是离定了!”说完,丁紫绚还没有等到方太太说话,但转过身子,扭着水蛇腰离去了。
“紫绚……”方太太看了看,可是丁紫绚已经拉起了方天硕的手当作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一起离去了。最后,她只能叹息一声,转身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王诗彤的脸色苍白得跟身上盖的白帆布一样,就连嘴唇也像被大雨冲洗过一样,她眼睛微微眨动着,虽然疲劳至极,可是脸上却挂着笑容。
王太太站在她的旁边,轻轻得抹着眼角的泪水,几次欲言又止。而在王诗彤眼里看来,她之所以会抹眼泪,那是因为太高兴了。
“诗彤,你现在感觉了好点了吗?”方太太轻轻走了进来道。
王诗彤转过头,冲她微微一笑:“妈,我没事!只要能把宝宝生下来,我这点苦算得了什么?你快点把宝宝抱过来给我看看,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呢冰山奶爸!”
一说到孩子,方太太马上高兴得凑近了孩子的面前道:“哇!你看这孩子长得多可爱啊死亡之虫,眼睛像你,鼻子像天硕,嘴巴就是你们两个的结合体!”
3三、抢走孩子(1)
小孩子的皮肤光滑透亮,弯弯的大眼里镶着两颗幽深的黑色宝石,小巧笔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粉红的樱桃嘴,越看方太太的心里越是疼爱。
王太太高高兴兴得打量着自己的孙子,突然听到王诗彤道:“咦?妈,天硕怎么没有来啊?”
“他……”方太太一下子犹豫了,她和王太太对望了一眼,眼神有些尴尬起来。王太太此时也有些不解得看着她双环醇,刚才他明明还在外面的,现在怎么没进来呢?
“他啊……嗯……刚才还在外面的,可是突然间公司里来电话,说有很多报告等着他来签,所以……”
王诗彤的心情无比得失落起来。而王太太这时却冷哼一声道:“什么报告这么重要啊?非得这个时候签不可?”
方太太的脸情显得极不自然了起来,而王诗彤却急忙替方天硕解释道:“妈妈,公司的事情就是这样!有些报告是等不得的。有些报告签得不及时的话,有可能几亿的生意就泡汤了。”
其实王诗彤是在安慰着妈妈,也是在安慰着自己的,她不再去多想,也不想去想,这么多年,她自己也清楚自己在方家的地位,而天硕对自己已不再是从前了。
“哦?是吗?费翔的姐姐”王太太装作糊涂地道,问得很小声,心想,女儿啊,这个时候你还那么替他们着想?方家的人,像我女儿这么好的媳妇你们还不懂得珍惜。
“好了好了!我看诗彤也累了,刚才护士也说过了,她现在不适宜说太多话,亲家,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方太太急忙打住了道,生怕再呆下去的话,会露出更多的马脚来。
王太太看了方太太一眼,只好点了点头,安慰了几声王诗彤后,两个妇人便走了出去了。
第二天
王诗彤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伪声吧,就听到外面好像有人在争吵。
“不要,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的女儿,她刚生完孩子……”外面传来了王太太的声音。
“识相的,你就滚远一点,难道你忘记了昨天在产房门口说过的话了吗?我现在来只不过是履行义务而已。”
是丁紫绚的声音,她来这里要做什么?为什么妈妈要跟她吵起来?她一睁开眼睛,便看见丁紫绚气势汹汹得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王诗彤知道,那个男的是方家的律师,手里还拿着一份东西,而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呢?
王诗彤看着他们,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王诗彤尸臭魔芋,这里是五千万的支票,你拿了钱,从今以后,你就和方家没有任何的瓜葛了!五千万这个数目相信有点脑子的人也知道我们没有亏待你!”丁紫绚语气冰冷至极得道。
而王诗彤呆呆得看着她手中扬起的支票,整个人都不知道应该给出什么样的反应,良久,她才挤出了一句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哼,难道你妈妈还没有把孩子卖给了我们方家的事情告诉你吗?”
“什么?卖?”王诗彤惊叫起来,不解得看向王太太,只见王太太一脸愧疚得看着自己,但她还是替自己的解释道:“诗彤,不是这样的……”
“严格来说,这也不能说是卖,因为孩子也有一半是天硕的,只不过我们希望你拿了钱后,以后和这个孩子恩断义绝,形同陌路!”丁紫绚打断了王太太的话题,似乎不想给她解释的机会。
听到这里,王诗彤终于醒悟了过来,其实自己并不是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到了。早在丁紫绚再次回到方天硕身边的时候,她所有辛苦经营出来的幸福都化成了泡影。
一想到孩子就要与自己分离了,她马上把放在婴儿床里的孩子一把抱了起来:“你们想抢走我的女儿,休想!”
“休想?哼!王诗彤,你别忘记了,孩子也是天硕的,就算我们闹到法庭上见,将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现在孩子的奶妈我们都已经找好了。你就别在那里做无谓的挣扎了。拿了钱,乖乖到国外去生活!”
丁紫绚说完,马上对身后的女人道:“阿四,去把孩子抢过来。”
阿四点了点头,臃肿的身材直向王诗彤走去。王诗彤一惊,怀里紧抱着孩子往后靠了一点:“你们要干什么?不要抢我的孩子,孩子是我的!”
可是刚生完孩子的王诗彤哪可能是阿四的对手,阿四二话不说,板着脸就去扯孩子的抱搂,王诗彤急了,用哀求的语气道:“大姐,求你不要这样做,你也是为了父母的,难道你就忍心跟自己的孩子骨肉分离吗?”
阿四一声冷笑:“哼哼!这些我可管不了,我只知道丁大小姐给我每个月的薪水,比我在外面工作十年的还要多!我们这种劳碌命的人,辛辛苦苦得打拼,不就是为了多拿几个钱吗心太软简谱?”说完,她用力一扯抱搂,差点就将孩子从王诗彤的怀里抢了出来。可是因为她抱得太紧,才没能顺利得抢到手。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