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马迪诺你知道男人看到旧情人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吗?-话古说今

2018-07-23 admin 全部文章 40
你知道男人看到旧情人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吗?-话古说今
第1章:老婆是母老虎
陆晨坐在这个陌生城市的一间茶餐厅里,总觉得还是不大安全,逃得不够远。看看周围的人,他都有点毛骨悚然,总觉得会有人扑上来,立刻把自己给扭住绑起来似的。没准,这直接一个大麻袋就套过来呢!
琢磨了半个钟头后,他决定还要再逃!
要逃得更远!
这才逃出了三千四百公里,起码还得再逃一两千公里。
他打开手机百度,看着地图琢磨了一会儿,选中了一千五百公里外的福海省云舟市,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直叹人生不易,不如意事居然有十之七九那么多!
他拉开旅行袋,看看里边仅存的一叠百元大钞,脸上露出一丝凄然。靠,就在一个月前,这一点钱,还不够他呼朋唤友去酒吧喝一晚的。
他忍不住破口低声骂:
"特么!万茜,你那么折辱老子,把老子害得那么惨,连银行卡都不敢用,只能用现金。迟早有一天,我会……呃不,没有这一天,我们一辈子别再见。"
此话说得斩钉截铁,绝对没有松脱的地方。说着,他眼前好像晃过了那两个不堪回首的日子。那天上午,他还在嘉应市最高级的酒店里的最豪华的套房里,搂着一千娇百媚的小明星睡觉觉。忽然,房门猛地就被踹开了!
砰!
那岂止是踹开,整扇门都飞了进来,狠狠地撞在门对面的墙壁上,把墙纸都震裂了。天花板上的吊灯都一阵剧烈摇晃!
而踹飞这扇门的,不是一个孔武有力的大汉,而是一个亭亭玉立、冷艳非常的女汉纸。她大步走了过来,猛地掀开被子,露出两个光脱脱的人身子。
小明星在尖叫,被女汉纸一巴掌就抽晕了过去。
而陆晨呢,那一头秀发就被女汉纸拽住了,硬生生地拖了出去。外边的客厅里,已经站了七八个面目或阴森或难堪的男男女女。
陆晨惊恐万状地捂着双腿之间,干涩地喊着:"爸!妈,我……"
他的话被女汉纸冰冷的声音打断了:"这就是你们的儿子,在跟我结婚的前一天,还和别的女人鬼混!说老实话,我非常厌恶他,但和他成亲是我们两个家族很多年前订下的,也关系到我们家族的脸面,我会跟他结婚!但是,如果他跟我结婚后还在外边鬼混,我绝对不会饶恕他!除非他打得过我,否则……"
说着,她猛地抬起脚,就往陆晨的裤裆处狠踏过去。
在所有人的惊叫声中,陆晨歇斯底里地喊:"万茜,你敢……"
穿过陆晨的指缝那高跟鞋的鞋跟,鞋跟尖端正好顶在了他颤栗的小弟上,顿住了。
"怂货!"万茜毫不留情地训斥。
当时,陆晨恨不得立刻死过去算了。所以,当天晚上他就打了包袱逃跑了。
这个万茜,跟他都是嘉应市两个武道家族的继承人。两个家族的前身既是以前所谓的武林世家,也是现在的商业巨鳄。两家联姻属于必须的传统,是家族兴衰不息的强有力保证。但是,两人的发展却截然不同。
万茜非常自强,不单单将祖传的各项武道绝艺练得炉火纯青彭晓冉,还把家族企业打理得井井有条我的鬼学长,蒸蒸日上。而陆晨呢,功夫马马虎虎,也不会做生意,典型的一花天酒地富二代。
在这种情况下,陆晨决定逃婚,不逃就是死路一条啊!
虽然万茜表态苍狼演员表,如果能打得过她,她就任陆晨为所欲为。
问题是,陆晨只有被她打死的份!
想起这些惨烈的往事,陆晨不禁摇头叹息。他深知,这一逃,先别说自己家族,万茜肯定会派出大量人手去逮他回去的。
要是被抓回去了,下场可想而知!陆晨想想都蛋疼无比。
就在陆晨感慨人生的时候,茶餐厅进来一个女孩子。她很漂亮,嫩白得接近透明的肌肤配着眉目如画的脸蛋,让人我见尤怜。
而且,她居然穿着薄薄的白色吊带睡裙,那睡裙还真短,领口大敞,隐隐绰绰地露着两座玉峰。下边呢,白花花的大腿都露出了大半。脚下拖着一双拖鞋,白嫩的脚趾上点缀着紫色带星星的趾甲油,诱惑力十足。第2章:先生,我能坐在这儿么?
不过,这个女孩神色凄惶不安,好像正在遭到谁的追杀似的。
她去柜台边叫了一杯草莓汁和一份最简单也最便宜的茄子饭,从睡衣小口袋里掏出一小卷钞票,单张没超过十元的,小心翼翼地数出了钱给营业员。
然后,女孩捧着这些简单的吃食,在整个茶餐厅扫视了一会儿,竟然走到陆晨的身边,低声问:"先生,我能坐到你里边去么?"
在女孩进来的时候,陆晨就发现她了。那楚楚动人的气质还真让陆晨欣赏,换成以前,早就上前去搭讪了,但现在正逃亡,只能压抑着。
但没想到,她居然主动走了过来。
陆晨看看周围,空位到处都是,为什么她就要来我这里,不是看上了我吧?
他看看女孩那白嫩的肌肤和露出来的一些性感带,轻咳一声:"呃,小姐,其实我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
"你误会了!"女孩赶紧说:"我也不随便,只是……只是因为某些缘故,我想坐在比较隐秘的地方,你这里比较适合。"
还真是,陆晨为了逃避敌人的追踪,非常小心,他在茶餐厅选择的这个位置是最边角的,前边有室内花带掩着,后边又有柱子挡着。坐在这里,很不容易被人发现,而他又能全方位看到周围的情景。
"呃,好吧!"
陆晨老脸一热,站起身来让女孩进去坐里边的位置,他再坐下。这一坐下,就感受到了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热力,低头一看,一截白嫩非常的大腿就在旁边,不由得陆晨不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
逃亡途中的艳遇,到底要不要呢?
虽然女孩不是来随便他的,但陆晨深信自己的魅力,就算现在没钱了,凭着一张脸和一张嘴也能哄得人家随便起来。
但是,她那样子完全就是很有事的样子,又让陆晨踌躇,千万不要惹事上身才好。
女孩呆呆地扒了几口饭双宝斗恶魔,一下子把饮料喝光了,忽然就说话了:"先生,借我手机好么?我就讲一个电话,很短的。"
这个可以有,陆晨掏出手机给她。
女孩拨了一个显然很熟悉的号码,但对方显然关机了,自动转为留言功能。那个女孩就低声说开了:"阿雅,我是上官婉。我从陈韬那里逃出来了,正想办法离开。他在这里有些势力,我担心会被他抓回去。真要被他抓住,我准备了刀子,会扎进自己脖子……"
陆晨听得惊心动魄阎崇年被打。靠,这是演哪出?
"不管怎么说,我不会让他得逞。虽然我曾经爱过他,也被他拐到这里来了,但我绝对不会把身子给他的!他休想得到我身体里的七生花,休想称霸这个世界!"
身体里的七生花?称霸世界?话说,这是在拍电影吗?
陆晨越听越奇怪,虽然他出身的武道世家,也算是现代社会的奇异存在了,但听着这个叫上官婉的一席话,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阿雅,我这是借别人电话打的,你不用回了。如果我能逃出来,我还会找你,如果逃不出来,麻烦你好好照顾我妈妈,对她说,我对不起她!谢谢你……"
上官婉终于说完了,脸上都是泪,连手机上都是泪。她细心地用餐巾纸擦干手机上的泪水,还给陆晨,低声说:"谢谢你。"
"不用谢。"陆晨接过了手机。看着上官婉那梨花带雨的脸蛋,再就有一种心疼的感觉。真真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自己在逃女人,她在逃男人。
不过,那七生花听起来很强大的样子,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陆晨很好奇,但没问,他默默吃饭。想来想去,虽然自己有怜香惜玉之心,但现在都自身难保,加上那个叫陈韬的貌似有些势力啊,就不要惹事了。
接着,他听见上官婉打了两个喷嚏,扭头一看,她那雪白的肌肤都泛着淡青了,显然有点挨冻了。他叹了一口气,从行李袋里翻出一件衬衫,打开来就给她披上了。
"没事,都会过去的,自己注意健康和安全。"陆晨淡淡地说了一句。
上官婉脸上露出感激的神情,她穿好了陆晨给的衬衣,系好扣子,感觉好受一点了。她扭头看看陆晨的侧影,咬咬牙,轻声说:"我想要两百元买车票,可是……没有钱。"第3章:我要跟着你
陆晨二话不说,就从兜里掏出五百元,从桌面上推到她面前,说:"有多的钱,路上买点什么吃的吧。"
上官婉收了钱,哽咽着说:"你真是好人贵妃记。"
我是好人?我是好人就不会老盯着你的大腿看啦!问题就在于我喜欢给钱给美女花,换在以前,像你这种美女,别说五百,第一步给你五万花,第二步看你表现。
陆晨想着,禁不住又在上官婉那双还敞露着的雪白粉嫩大腿上盯了几眼。上边还浮着几根细细的青筋呢,看上去很优美,摸摸肯定很舒服。他压抑住绮念,说:"同是天涯沦落人,既然有缘相见,当然要帮一帮。"
"啊?你也是逃避别人的追捕?"上官婉一阵惊讶。
陆晨点点头,三言两句说了自己的情况。他当然不可能说得那些详细,只说自己要被逼着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凶悍女人,然后不得不跑路。
上官婉感慨:"你也挺可怜的,不过你现在逃出这么远,应该安全了。我呢,我要逃的那个人,就在这里,正在四处追捕我,各个车站肯定有他派的人手。而你,你要是被抓住了,最多就多了一个不喜欢的老婆,我就只能死了。"
说着,显得更可怜了。
陆晨琢磨着,觉得自己还可以进一步帮帮这个女孩。于是,他默默地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条长裙,还有假发、帽子和一双鞋子。这些可都是他避人耳目的家当,靠着这些玩意儿,他才几次从敌人眼皮子底下逃脱。
把这些东西给了上官婉,低声交代了一会儿,就让她眼睛大亮:"真的行?"
陆晨点点头:"试试嘛僵尸保镖!"
上官婉就捧着这些东西,鬼鬼祟祟地进了洗手间。十几分钟之后,她出来了,走回到陆晨身边。
她就像变了人,变成一个披着淡黄色长发、还戴着一顶大大遮阳帽的娇艳女郎。
这得认真看,才能看出是刚才那个穿睡裙的女孩。
陆晨表示满意,这女孩子的领悟力不错,照着自己的指点,能够用这些东西遮掩住自己的特点。不过,上官婉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差点吐血:"先生,你确定你要是男扮女装的话不会更引人注目?你长得很英俊,男扮女装,肯定也是一个大美女。"
呃,这是赞美吗?
"总之,你好自为之了,我也只能帮到这了,祝你好运。"
陆晨站了起来,走了出去。沿着大街往前走,此时天色已暗,华灯初上。他决定今晚就住在这座城市了宰相小甘罗,找间隐蔽点的旅馆。虽然身上无数不多的钱又没掉了五百块,还没了一套行头,但陆晨倒是不在意了。
这帮人还是挺快乐的,特别是帮一个美女。
想着,忽然听到后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下子就走到他背后了。陆晨顿时警觉,是追兵?他猛地把身子往旁边一闪,然后一扭,朝后伸手一抓!
虽然打不过万茜,但陆晨怎么说也是武道世家子弟,几招拳脚还是会的。
只听娇呼一声,一个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身子跌入了他怀里,而陆晨的手,正掐在了她细腻的脖子上。
陆晨吓了一跳,赶紧松手,然后问道:"你怎么跟来了?"
对方正是上官婉。
她含着泪花,揉着脖子,怯生生地说:"先生混世游侠,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我想……我想跟着你一起逃,彼此也有个照应,好么?"
陆晨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不行,我刚才已经说了,我只能帮到这。我也在逃难,不想多事,加上那个追捕你的人不有些势力么?恕我无能为力!"
说着,他扭身就走。边走,边倾听后边的动静。后边,上官婉没跟来。陆晨松了一口气,却又觉得不安。特么,我这好像有点不是人啊!我还是以前的我么?以前,我不是特别爱英雄救美,然后等着美女以身相许的么?
不过,陆晨又安慰自己,今非昔比,我现在是虎落平阳啊,冯溪我没办法。
走出了上百米,陆晨还是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看就头大了。
只见上官婉靠着一根电线杆蹲下,侧着身子用双手抱着电线杆,脑袋一侧也顶到那里去了,她浑身都在颤抖,显然哭得挺厉害的。第4章:这还是第一次!
天色都暗了,昏黄的路灯打在她身上,显得她特别萧瑟和无助。
陆晨虽然是花花公子,但从来都不缺乏一定的爱心,特别是对美女。他咬咬牙,大步走了回去,站在上官婉的身边,没好气地说:"你不是说有人追捕你吗?你在街边哭成这样,目标非常明显,一下子就被发现了。"
上官婉泣不成声:"我……我怕,我好怕……"
"行了行了,唉!当我上辈子欠你的,起来!我带你离开。"陆晨说。
可是,上官婉大概是受的惊吓太大,又太累了,站是站起来了,却东倒西歪站不稳,别说走了。陆晨无奈,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她背了起来。
背着上官婉向前走,感受着她那热泪一滴滴地落在自己脖颈上,陆晨的感受也算是有些奇妙。以前不是没这么背过美女,都是玩儿,哪像现在,是为了救人。
"谢谢你,先生……你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别拍马屁,有种就对我以身相许!"
"啊?你……你……"
"开玩笑了,那么怕干嘛!"
"嗯,我就知道你开玩笑,先生……你叫什么名字啊?"
"陆晨!"
……
陆晨背着上官婉,找到了一间干净而隐蔽的旅馆。他本来还想要一间房的,但想想,不能好事做着做着就变成做坏事了,有损难得出现一次的形象。
所以,还是要了两间房。
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陆晨考虑着应该怎么办,难道就真带着这个上官婉一起去逃命?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把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各走各路就行了。
当然了,如果安全的话,也不在乎能有一些快乐的事发生。
不过,这个上官婉的身份很神秘啊!
陆晨一直在琢磨她那七生花是什么玩意儿,为毛那个陈韬得到了她的身子,就会得到七生花,就能够称霸世界?
一般人估摸着会当笑话来听,但陆晨出身武道世家,打小知道古往今来许多奇人怪事,虽然没听过这七生花,但却能够郑重对待这事。
不过不方便问,它肯定是上官婉的秘密,陆晨也不想多事。
他冲凉之后,立刻上床睡觉。换在以前,这正是他吃喝玩乐的黄金时段,但现在,得赶紧休息保持旺盛的精神,继续逃跑。
睡了一会儿,朦朦胧胧的时候,陆晨听到敲门声。
他跳下了床,贴着门缝问:"谁?"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了进来:"我!"
是上官婉!
不会吧?她这是来投怀送抱以身相许还是怎么的?
陆晨的心砰砰跳,打开了门,看见上官婉穿回了那件性感睡裙。她看门开了,也不看陆晨,低着头就走了进来,然后在床边坐下。
"我真不是随便的女孩子。"她的开场白就是这句话。
陆晨关上了门,抓抓头皮。很有经验的他,当然听得出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什么。看着上官婉那珠圆玉润的肩膀,还有上好白瓷一般的美腿,以及将薄薄的睡裙高高顶起的两座玉峰,他不由得血脉贲张。
"然后呢?"他问。
上官婉忽然抬起头,脸色苍白,透着恐慌:"陆先生,我想我逃不了!我感应到了,陈韬他们正在围过来,可能很快就到了。他可能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能查到我在哪!"
陆晨顿时一惊:"那我们赶紧逃!"
上官婉凄楚地摇摇头:"我不逃了,逃不了的,这是我的命。就算这次逃了,以后,不是现在这个陈韬,跳马迪诺也会有其它陈韬对付我。"
陆晨苦笑:"话说,小姐,你说的这么神秘,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婉的一双美眸直勾勾地看着他:"陆先生,说起来你肯定不会相信,我身上有个很神秘的东西,叫七生花,跟我第一次合体的男人就能得到它。得到它,就能得到七种不可思议的异能。而这些异能,能带给他很多好处,甚至能够称霸世界!"
陆晨抓抓头皮:"嗯,我是不怎么相信。"
话说这么说,但他其实信了。因为上官婉说的很认真,而陆晨也确实相信这个世界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事。他最不相信的是,这女孩……她的意思是她还有第一次?第5章:我……给你
接着,陆晨就震惊了,因为上官婉猛地站了起来,一下子就扑到了他怀里。
"陆先生……陆晨,我把它给你!"上官婉的双手已经紧紧抱住了他的胸膛。
陆晨都有点儿慌了,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一次的成年女孩很少见了,他都没上手过几个。他呐呐地说:"呃,这个……你真考虑好了?这个第一次……很重要的,你真的把它给我?你不担心……我以后不对你负责?"
上官婉在陆晨怀里晃着头:"不是第一次,是七生花!我不需要你对我负责,我只需要你……用这七生花多做好事,不要做坏事。"
陆晨不明白这有什么区别。
但是,他绝对是一个特别经不起美女投怀送抱的男人,上官婉的身体在他怀里磨蹭几下,那高耸的饱满在他胸膛上晃晃悠悠的时候,他就忍不住了。
他低声吼了一声,三下五除二就将上官婉压倒在床上,还把她的睡裙朝上掀起。下边吧,居然就一条小内内。其实,陆晨刚才就发现了,很明显的两个凸起小点嘛!
他用最后的理智喝问:"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上官婉柔弱万分地用双臂揽住了陆晨的脖子,她就是低声说:"轻一点,我知道……第一次很疼……"
于是,接下来,这一切陆晨都不知道该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在上官婉带着痛楚的低吟浅唱之中,陆晨享受到了难得的一次美好,第一次带来的美好。在他带着上官婉,渐渐进入仙境的时候,忽然发现了道道奇异光芒的产生!
房间里本就不光亮,只是开着温馨的床头灯而已。
所以,这道道奇异的光芒显得特别显眼,带着一种美妙的瑰丽,犹如舞厅里的霓虹灯,却又比那种光更加轻柔和迷炫。
这些光芒,都是从上官婉身上发出来的!
只见她雪白的身子上,不断地幻变着七种颜色,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
光芒的来源是在她那白皙柔美的小腹上,更准确地说,是她那小巧的肚脐眼里。而在陆晨眼中,那里就是人体最重要的要穴之一:神阙穴!
而且,这种变换颜色的情形很奇妙,每一种颜色都像是一朵花,从上官婉的肚脐眼那里绽放出来,从小小的花骨朵到大一点的花苞再盛开成巨大的花朵,一直遍布她的身体,然后消失。接着,又是另外一种颜色的花朵。
这些花朵不是立体的,就是紧贴着皮肤的颜色我的越战,或者说是光芒。
陆晨不由得停止动作,他呆呆的看着:"哎,这是什么东西?魔术?幻术?来自星星的你?"他可真没见过这么奇诡的事。七朵花,这就是七生花?
上官婉原本是微微闭着眼睛,享受那痛苦和快乐并存的冲撞的。听到了陆晨的话,她轻轻张开双眼,嘴里呢喃着说:"这……这就是七生花……"
然后,她浑身忽然打了一个颤,啊了一声,两只手臂死死抱住陆晨的腰部,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去了。
紧接着,陆晨就感到她身体里产生一股神奇的吸力,自己竟跟她黏在一起了,松脱不了,比涂了502胶水的效果还好。
"哎……哎呀,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黏在一起啊?"
陆晨继续傻眼,这黏得太厉害了,他想动都动不了了。
上官婉继续抱着他,她幽幽地说:"陆晨,不要害怕!你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我这扇门,所以,它出来了……"
说着,更是浑身激颤,声音里头还带着一丝怪异的兴奋。
"它它……它是什么鬼东西?"陆晨不免有点惊慌。
"它就是七生花啊!"上官婉轻轻地说着:"那七种异能被你的雄性能量唤醒了,就要进入……你的身体!你放心,没事的,它对你只有好处。当然……如果你能够好好运用它们,不要变成它们的奴隶的话……"
还会变成奴隶?不会吧?
陆晨还真有些慌张了,他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太轻率了,光顾着享受人家的第一次,居然没了解这七生花到底是什么东西。
特么,不会打开了一个什么潘多拉魔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