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主程序验证你的生死大事不过是氪金玩家的娱乐游戏-脑洞故事板

2017-09-18 admin 全部文章 41
你的生死大事不过是氪金玩家的娱乐游戏-脑洞故事板

图/paul chadeisson

星空
1
傻强坐在这颗无名星球最高峰的悬崖上,眺望着星空。
“阿仁啊,你说我们为什么没有心呢?”他背对着我说。
我将火箭炮扔到他的身边,说道:“我们机器人要什么心脏,有了心脏更容易死,而且你**能别文艺了吗?抓紧看看赛尔号来没来不行?”
傻强哦了一声,从悬崖上站起来,拿起火箭炮朝空中进行瞄准。不一会儿他便兴奋地说:“阿仁我看见敌人的飞船了!”
我下意识想阻止他,然而傻强从来都是身体先于脑子行动,一阵轰鸣过后,天上绽放出灿烂的烟花。
“那**是咱们的侦察卫星!”我很想骂他一顿,有这么个搭档,有时候总觉得自己的这个海盗里的卧底当的很失败,根本用不到我给他们捣乱,傻强一个人可以拯救银河系。
“阿仁你不要总是骂人,会被和谐的。”傻强全然没有任务失败的沮丧,认真地对我说。
“**,我能不知道?和谐还不是我告诉你的!”我决定放弃忍耐。
阿皮从山坡上跳下来,跃进傻强的怀里,傻强乐呵呵地看着这只自己捡来很久了的精灵,神态完全不像一个海盗。
心里的怒火就这样消散而去,我指了指远处的飞船,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个搞砸了就赶紧弄下一个吧,不然你又得挨老大训。”
“没事没事,我都习惯了。”傻强走向远处的飞船,在他身后,一艘巨大的飞船从我们所在的星球旁驶过,它叫赛尔号,是我曾经的家。
2
我叫阿仁,公民ID41393131。
说是公民ID实际上是我的出厂编号,我是个机器人山海经密码,在一颗遥远的蔚蓝星球上,那里的人给我们起了名字叫赛尔,我们的飞船叫赛尔号,目的是为了探索清洁能源。
然而我不喜欢,探索清洁能源那玩意太无聊了,我更喜欢看电影。
每个赛尔出厂后都会选择自己在飞船上的职位,并由专门的人员负责培训。在我选职位的那天,大厅里为了给等待者提供消遣放了一部电影,叫《无间道》。那天我推迟了两个小时进行职位选择表格的填写,等到出来之后,我成了一名警察。
两年后。
“ID41393131,”长官冷漠地看着我,说:“从今天起要派你执行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你要作为卧底潜入我们最大的敌人星际海盗的内部,为我们提供情报,可以吗!”
我立正,敬礼,响亮地喊了一声“是”。
“那好,”长官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说道:“给自己起个名字吧。”
我歪了歪头,不明白他的意思,每个赛尔的名字都是数字,从出生就是这样。
“海盗是有名字的,作为卧底,这是潜入他们的第一步。”长官说道。
我恍然,脑袋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一个名字。
“阿仁,我叫阿仁。”
两个月后,我被送到了一个废弃的外星球,同事说根据情报那里有一个海盗在暂住,我的任务就是和他成为朋友,然后进入海盗高层,获取他们的全部犯罪资料以及总部位置坐标,最后将其一网打尽。
“这个徽章给你。”长官交给我一个小巧的东西,“这是证明你身份的唯一证据,同时也是一个信号发射器,当你按动藏在里面的按钮时,我们会瞬间接收到你的位置禁忌师,同时将会有一艘飞船以亚光速前往你所在的星球接应你。但是由于其发射范围过大,导致一旦你使用,一定会被海盗发现,所以不到危急时刻或者你查出海盗总部所在的时候,绝对不能使用。”
我点了点头,将它藏在身体内安放的储物格中,踏上了那颗星球。
3
我坐在飞船里,看着那扇自己似乎永远也进不去的铁门,怔怔出神。
转眼间已经卧底三年了,整整三年,什么作为都没有。唯一能够做的给海盗行动捣乱,还都让傻强一个人完美做到了,搞得每次提醒他要按计划执行的我才仿佛像个海盗,而他是那个神勇的卧底。
铁门砰地一声打开,傻强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他坐到我的身边,我问道:“老大这次又给了你什么任务姚梦瑶?”
傻强想了想说,“还是和以前一样,干掉赛尔号。”
我心里又骂了声,心说你们这些人是不是都是神经病,每次的想法都那么天马行空超级童养媳。
那个老大很神秘,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话,只和傻强单线联系。而唯一能联系到老大的机器,就在傻强飞船的一个房间里,密码只有傻强知道。三年来我无数次想进入那里面看看,却每次都被傻强以各种各样的原因推辞,直到这种时候我才感觉到,傻强并不傻。
我点燃了根烟,雾态的润滑油进入我的身体,感觉身体运行更自如了一些。
傻强皱了皱眉说道:“不要抽烟,抽烟对环境不好。”
每次他这么说,我都想把烟头摁在他的脸上。
当年为了打入海盗内部,总部给我进行了各种特训。说脏话、抽烟、盗窃……然而一切在我面临傻强的时候都打了水漂。他不抽烟、不偷东西,就连说脏话会被和谐成“**”都是我教他的。
“哇!好神奇的样子!”傻强听着自己话音中那两个字眼被和谐成“哔……”声,一脸兴奋地说道。那天他把我拆分的那几个脏字念了四百多遍,空气里满是和谐的哔哔声。
“大哥我们是海盗,海盗有不抽烟的吗?”我无奈地说道。
“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他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我很想问问他你们海盗是不是个慈善机构。
“阿仁别说这个了,这次老大给我们的任务是突击赛尔号的飞船。”傻强表情罕见的凝重起来,他在操作板上输入了一个坐标,飞船很快按照坐标指示的位置调整了飞行方向。
我猛地一惊,飞船的坐标?海盗为什么会有!难道说我们那里也有他们的人?
我站起来,装作惊讶地问道:“赛尔号的坐标?真的假的,老大别再骗我们。”
傻强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泊富国际广场,说道:“老大的信息从来没错过,这次老大说是隐蔽作战,除了我们这艘飞船不会有人帮助我们,我们的目标是偷到一份星图,上面隐藏着还没开发的星域的进入路线……”
“换句话说我们要进入赛尔号而不是从外面骚扰?”我的视野里出现了那艘巨大飞船的影子。
“啊?”伴随着一阵不安,我看见傻强不解地转过头来,一枚导弹从飞船射出,不久后赛尔号上绽放出绚烂的火花。
“原来是这个意思吗?”他挠着头,一脸无辜的样子。迅雷主程序验证
窗外,数不清的赛尔带着精灵飞入太空,恍若星辰。
4
“仁哥你看,这里能看到星星诶!”傻强把头靠在窗户的铁栏杆上,一脸兴奋地看着外面。
“你不着急吗?我们现在可是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十年。”我无奈道,眼睛不停地向外张望。在法庭上我见到了长官,作为唯一知道我身份的人,他一定会通过某种手段来见我。
“着什么急,这里比外面可舒服多了,还能看到星星,而且赛尔号的航行进度永远比我们快,这样我就能更早地看到前方的星域了。”傻强轻松地说道。
我坐回床铺无限欲望之门,重重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说道:“傻强,你为什么当海盗。”
傻强头也没回大喜哥,干脆说道:“不知道,我从出生那天就是海盗。那天我睁开眼,然后就听到一个声音,说我是海盗,让我去做一件事情。我脑子笨嘛,就按他说的去做了,后来我才知道,我打落了一架赛尔号的巡逻飞船,那天起,全世界都认为我是海盗了。”
“那你有没有见过你的其他同伙?”我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话出了问题,“呃……我的意思是,兄弟。”
“没有,老大向来都是和我单向联系,我从来不和我说,我也懒得问他。”傻强转过头来,疑惑地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猛地一惊,强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像整个海盗组织就见过你。”
傻强也笑了:“放心啦,老大说跟他混一定没问题的,很有前途的。”
我尴尬地笑了笑,侧着身子躺在床上,忽然听到傻强说道:
“仁哥啊,要是不当海盗,你想当什么?”
没等我回答,他便自问自答道:“我猜你是想当个好人的,仁哥你这么厉害,当个海盗太屈才了。”
我没有说话,身体却已经紧张地发抖。
“我呢,则是想当个人。”
“**,”我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笑骂道:“咱们都是机器人,这个改不了的。”
傻强哦了一声,“那我想当探险家,能去往这个宇宙最深远的地方,那里有最明亮的星空。”
“这么浪漫,还怎么当海盗。”我长舒一口气,看样子傻强并没有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海盗本来就是很浪漫的啊,老大给我的飞船里有许多地球上的资料,里面有个动画叫《海贼王》,我可喜欢看了。”他看了看四周,将头靠近我小声说道:“说实话,我觉得老大才有毛病,海盗就要去探险嘛,整天找一架破飞船的茬算什么。”
“要是我是个人类就好了,你看动画片里的那些人,活的多自由。”傻强仿佛一个哲学家。
我想说些什么,门外却突然站了一个士兵,粉红色的涂装,有些温柔的眼眸。如果我有心的话,此刻一定会抽搐一下的。
“阿仁,”她的眼中带着浓厚的厌恶,“长官找你。”
5
“三年没见了吧。”我背对着她,说道。
阿丽没说话,似乎很不屑和我这种人说话。
阿丽是我在训练营最好的朋友,要不是我们机器人不能交配,我早就向她表白了。机器人也是分男女的,全看自身意愿,然后通过修改声带以及改变涂装,呈现出选择性别的特征。
“哇,这么冷淡,就不和好朋友叙叙旧吗?”我转头对她笑道。
“请你明白自己的身份,你是个海盗,而我是警察。”她冷冰冰地说。
我耸了耸肩,不再说话。
我可不是海盗,我是警察。
在走了不知道多久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审讯室,长官正坐在那里看着我,表情严肃。
“你先离开,我和他单独聊聊。”长官挥手示意阿丽离开,厚重的金属门打开又关闭,空荡荡的审讯室里就我们两个人。
长官指了下监视器上方的电源指示灯,灰暗的小灯说明这段对话只有我们两人知道。
“辛苦你了。”长官说道。
“对不起长官,这么多年过去,还是没能打入敌人内部。”我有些惭愧地说道。
长官站起来,用机械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对了长官!”我想起了那件至关重要的事,“我们撞击赛尔号的坐标是海盗头领提供的,这是不是意味着……”
“没错,我们中出现了内鬼。”长官眼神凌厉起来,“这个内鬼多次提供飞船的行进路线让海盗来捣乱,暂时还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既然你和你的那个搭档进来了,就意味着他马上要露出狐狸尾巴了。”
看着我不解的目光,长官解释道:“内鬼为了自己的人手不会缺失范世琪,一定会把你们救出去,这就意味着他会在这段时间做些什么,而只要他有所行动,我们便能抓住他的尾巴。”
我明白过来,点了点头。
“说吧,把你这三年的见闻说一下,最近海盗的行为越来越猖獗,我想是时候增强打击力度了爱卡巴。”长官对我说道。
于是我便开始诉说起我这三年的见闻,长官没有打断我,直到我将一切说完才张口道:“这么说,那个头领很是神秘,你甚至那个叫阿强的家伙都没有见过?”
我迟疑了下,说道:“如果傻强没有骗我的话。”
“没有见过……”长官拿起刚刚记录好的文件敲着自己的大腿,沉吟片刻,眼中突然冒出精光。
“阿仁,我有个想法,不过也许会很危险。”长官犹豫了下,说道。
我没有说话,只是猛地站起来敬了一个礼。“长官,希望您叫我的公民ID!警员41393131,等候命令!”
长官愣了下,大笑起来,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
6
“仁哥,他们没对你严刑逼供吗?比如灌水短路或者磁铁蹦迪之类的。”见到我回来,傻强连忙双手抓住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我笑骂道:“**,怎么可能。”
傻强确定我平安无事之后,擦了擦额头那并不存在的汗水,看了看四周悄声说道:“仁哥,老大刚刚联系我了。”
我装作惊讶地样子,说道:“老大说什么?”
“老大说今晚十二点牢房门将会打开,然后我们按照这条路线出去……”他拿出一张被折的皱巴巴的纸,上面满是复杂的路线。
“老大给的,你见到他了?”我紧张起来。
“没有,老大说他把纸条放在送给我们的餐盘下面,让我拿出来就可以。”
“老大是怎么跟你联系的。”我疑惑道。
“不知道,老大的声音会在我脑袋里响起来,从出生就是这样。”傻强认真地说,不像骗人的样子。
“那你为什么每次都要在那间密室……”
“我怕吵到你啊,你不知道,老大的声音可大了,再加上每次我接任务都是凌晨,那个时候你在睡觉,我只能躲在自己的屋子里。”傻强无奈道。
“那你为什么从来不让我进那间屋子?”我不解地问。
傻强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那里面都是我的收藏啦,不过既然你感兴趣,等我们出去我就给你看。”
我捶了下他的肩膀,说道:“这才算朋友。”
凌晨十二点,牢房突然昏暗下来,隐藏在由于慌乱而产生的噪音中,牢房轻轻地被打开。我和傻强蹑手蹑脚地走出来,向目的地跑去苍狼大地。
“先往左走,再往右拐……”傻强跟着地图,两个人穿梭在冰冷的金属隧道中,偶尔有几个赛尔带着精灵从面前出现,都被我用电击枪一枪击倒。
“阿仁,你下手干嘛这么狠,那些精灵很可爱的。”傻强劝道。
“**!大哥我们是在越狱啊,赛尔号上的的赛尔战斗力全在精灵上,不先把他们干掉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我们好吗!”我气急败坏地说道。
看着傻强不安的表情,我只好让自己的声音温和一些:“放心啦,我们又不是人类,没有心脏,死不了的。那些精灵皮糙肉厚的很,更不会有事的。”
傻强这才放下心,带着我继续向前冲。
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我们两个的面前,似乎对方只有一人,并没有带精灵。然而我并没有放松警惕,依然抬起了枪。
对方看到我似乎有些错愕,就在这时灯突然打开,我看清了她的脸。
是阿丽。她正拿着枪在巡逻,却没有带精灵。
“愣着干什么,仁哥快跑啊!”傻强显然不想让我开枪,按下枪头拉着我向前跑去。阿丽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我咬了咬牙,重重地撞在她身上,将她撞飞,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停放着我们飞船的仓库冲去。
“仁哥快进来!”傻强一进去便坐进了驾驶舱,飞船引擎轰鸣,摇摇晃晃地从地面上飞起来,却发现出口的大门被牢牢关住。
“糟了仁哥,老大让我去控制台打开出口大门来着,我给忘了……”傻强转头,大喊道。
我把枪掏出来紧紧抓在手里,“控制台在哪,我去!”
根据傻强的指示,我冲出飞船,却不知被哪里来的一颗子弹打中,卡在肩膀的齿轮里,让我的手无法动弹,只能撤回。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地赛尔前来,每个人都全副武装,带着他们最强大的精灵,我们面前已是一条绝路。
忽然,大门中间裂开了道缝隙,继而缓缓开启,傻强绝望的眼神中迸发出狂热的神采,引擎咆哮,冲出了赛尔号。
我站在飞船出口,向外看去,却发现控制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身影,而那涂装,似乎有点眼熟……
“仁哥!仁哥你没事吧!”傻强在冲刺到一处隐蔽的行星带后停下飞船,连忙冲到我身边。
“没事啊,我是机器人,又不会觉得痛。给我换个零件就可以了。”我爬起来,企图走到维修室,忽然想起了什么让领导先走,转头问道:“傻强,老大是男是女你知道吗?”
傻强愣了下:“不知道,他的声音像是经过处理的。”
“哦。”我应了声,来到维修室,心里已掀起惊涛骇浪。
7
“老大联系你了吗?”我再次问道。
傻强头也不回地说了声“没”,他在看星星。
“要不要我们自己联系他?”我试探道。
傻强转过头,一脸无计可施的样子:“我从来没和老大单独联系过。”
我叹了口气,说道:“那这次要是他联系你的话可以一定要让我在场哦,我想听听老大是个什么样的人。”
傻强摇了摇头:“不可能的仁哥,好像除了我谁都不能听到老大说话。那天在监狱,老大和我联系的时候我面前还站着那天押你过去的人,她仿佛像什么都听不见一样,就在那直勾勾地看着我。”
阿丽!果然是她!
那天我在控制台前看到的身影,涂装正是阿丽身上的颜色!不过阿丽为什么会成为卧底,已经不是我需要关心的事情了。
我在心中时刻提醒自己,我是警察,无论如何一定要公正。
阿丽已经三天没有和傻强联系了,那么如果没错的话,阿丽就是海盗的幕后首领,而且如今应该已经被抓获。如果这样的话,长官的计划有可能进行的更加顺利。
三天前,长官办公室。
“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老大就隐藏在赛尔号里。”长官低声说道。
我悚然,不过很快明白过来,藏身在赛尔号里,确实是他最好的选择。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收集到情报,能够躲开警察的搜捕,没有地方比敌人的大本营更适合藏身了。
“这次你们出去,那个老大一定会从一旁协助,这个时候便是我们抓住他的最好机会,一旦你回去后发现他没有联系阿强,那么十有八九是被抓住了。”
我的眼睛亮起来,首领被抓,意味着我的任务也即将结束!
长官看了看我的表情,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的任务可还没有完成,等待你的是更严峻的任务。”
他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如你所说,这个头领和手下的海盗向来是单线联系,换句话说,一旦首领被抓,他们将丧失和首领的交流,我要你不管通过什么手段,窃取海盗首领的地位,然后以你的力量将所有分散的海盗查清楚,最后将其一网打尽!”
我犹豫了会儿,说道:“可是海盗数量如果过于庞大,很难把他们全部聚集起来。”
长官笑了下,递给我一张磁卡:“这个里面有着一亿货币,同时还有着下个星图所需的路线图。我要你组织起一个强大的海盗势力,足够吸引所有的海盗前来加入,然后在下个星图……”
“将其歼灭!”
恍如腥风血雨。
“傻强啊,你不是说让我去你的小房间看看吗?”我说道。
“哦对!忘了这个了!”傻强连忙从窗户边走过来,打开了那扇我期待了三年的大门。
没有炫目的光,没有震撼的武器,傻强的房间显得普普通通,普通的……像个人类的房间。
角落里是一个显示屏,上面播放着海贼王的动画;如我所预料,房间里还有个窗户和一个天文镜,能看到很远的星空;墙上满是傻强的绘画,有星空有同人图。
“**……没想到你还真是个文艺青年……”我说道。
傻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示意我坐下,两个人就这样挤在屋子里。
“仁哥,我有句话想问你。”傻强看着我说道。
我有些紧张,不知道他想问些什么。
“你是不是想……当老大。”他迟疑道。
我惊讶,然后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这都被你发现了。”
“你总是问我老大为什么不联系我,我就已经明白了。”傻强傻笑道,“仁哥,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啊。”
“你说。”我认真道。
“要是有一天你真做了老大,能不能把我开除,就给我一艘飞船就行,我想……去更远的天空看看。”他眼中闪着光。
“当然可以啊!”我大笑,“等我当了老大,我给你这个世界上最快的飞船,让你想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傻强咧着嘴,笑的像个孩子。
“傻强……有句话我一直没告诉你。”我盯着他的眼睛,说道:“老大他……这几天一直在和我联系。”
傻强眼里满是震惊。
“在赛尔号上,我见到他了,他给了我星图和资金,说让我去那片还没开发的星域好好发展,等咱们发展好了,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我说。
傻强天真地点了点头,表示完全相信我。
我笑了笑,站起来走出屋子透气。
《无间道》里说,最恐怖的地狱即是无间地狱,你逃脱不得,只能永受折磨西藏风云。这一刻,我才体会到这种感觉。
傻强,对不起。
我是警察。
8
两年后。
我站在星域的最后一个星球上,看着脚下无数的海盗,以及那两个俘虏,心中有些轻松。
马上就要结束了,我想。
我走下台阶,来到那两个俘虏面前,对手下说道:“带回去,我挨个审问贝子鸟。”
傻强从一旁走出来,忧心忡忡地说:“仁哥啊,这样是不是弄的有点大……”
“没办法傻强。”我叹了口气,“这几年你也知道,赛尔号的战斗力越来越高,各种超级精灵层出不穷,这个年代已经没有人当警察了,每个人都选择训练师,而且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个个强的离谱。”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傻强,老大说了,等我打赢这场仗,就让我当老大。那时候我给你这个世界上最快的飞船,带你去看最棒的星空!”
傻强眼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回到飞船里。这段时间他越来越爱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任凭我忙来忙去。
我看着傻强离开的背影,用力呼出一口气,在手下的带领下,来到关押犯人的房间。
铁门被重重关上,我看着面前这个唯二被抓过来的赛尔号先锋队俘虏,表情玩味。
“不要装傻了,你们前进的路线都在我的手里,这次你们死定了。”似乎是感到胜利在望的我轻松了很多,决定吓他一下,然后再阐明自己身份。
“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她张口,声音仿佛高压电一般流过我的身体,我猛地站起来。
阿丽!她怎么会出现在这!是来接手我的势力?
“你……没有被抓?”我迟疑道。
“被抓?”她冷笑一声,“被抓的应该是你这个海盗头子!”
“不可能!”我用力拍了下桌子:“你才是真正的海盗头子!如果你不是,你为什么要给我们打开出口!”
阿丽眼中满是悔意:“我本以为这次放过你你能知错能改,但是……”
卧底不是她?那卧底究竟是谁?
事到如今,我只能阐明身份,向监控录像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关闭摄像头。“我是卧底。”我说道。
阿丽不屑地看着我:“怎么?现在想弃暗投明了?”
我默默从身体里的储物格里拿出那枚徽章,放在她面前:“这个徽章你认得吧。”
阿丽扫了一眼,继而眼中满是震惊:“你怎么会有这枚徽章!”
“是长官,”我深吸一口气不知火明乃,开始诉说自己这五年来的经历。半晌,诉说完一切的我坐下,叉着手看着阿丽。
“你是说,我们中间有卧底?”阿丽已经相信了我的话。
“没错,但我一直以为是你。”我说道。
“有没有关于这个人的资料?”阿丽眼中满是凌厉。
“只有相关的音频,还是经过处理的。”我将傻强通过身体里的记忆装置记录下来的老大的音频传到电脑里,阿丽听了下,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这是赛尔号内部的音频保密程序,给我五分钟,我帮你破解掉!”
我脸上满是惊喜,“真的吗!那我先出去,告诉咱们另外的同事我的身份,到时候咱们三个人一起行动!”说完我向外走去,却被阿丽叫住。
“阿仁……那天放你,我不后悔。”她轻声道。
我笑了下,大步走向了另一间牢房。
9
“大哥我什么时候才能从这里出去啊!”
另一位同事显然很是紧张,不停地胡言乱语。
“我靠我都登上登下的好几次了,要是再卡着这个地图我举报你们啊!”
“兄弟,别紧张,我是警察。”进屋后,我决定先安定一下他的情绪。
“我靠,无间道啊,大哥别闹了,我冲这么多钱可不是为了来演电影的,今天还有好多精灵等我去练级呢!”
练级?充钱?果然是吓坏了。
我尝试安抚他,却听见他还是不停地说话:“搞什么,一个破游戏还这么事多,NPC都会演无间道了。”
“游戏?”我下意识说出来。
“怎么,你不知道你是个游戏人物?别逗了大哥,还会有自己思想不成?”同事嘲讽道。
“我当然有我的思想,另外你说的游戏是怎么回事?”我不耐烦道,隐约间我意识到自己即将知道一些不得了的真相。
“这是个游戏啊,你们这个游戏叫赛尔号,是个精灵养成对战游戏,我呢,则是你们的玩家,懂了没?”同事无奈道。
“可是自从我们有自己的意识,我们是海盗啊!”我失声道。
“海盗声优御三家?”他冷哼一声,“你看看你的那些海盗朋友,是不是长得和赛尔一模一样!我也是服气,反派和正派长得一样楞说对方是海盗……”
我跌跌撞撞地冲出大门,来到窗边,看着脚下浩浩荡荡的海盗团,每个都是同一张面孔。
我们……实际上都是赛尔号造出来的!
我无力地走回屋子,看着他再战巨人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许久,终于开口道:“能给我讲讲我们这个游戏的事情吗?”
……
“这么说,你们之所以突然强大,是因为最近游戏充钱的服务突然增多,导致你们的实力提高?”我问道。
“这还得赖你们,我们要练级要做任务,不打败你们根本不可能开启下一个任务,于是只能充钱让自己买得起更贵的精灵,然后打倒你们。”同事叹了口气,“唉,真怀念两年前的日子,不用充钱也能把游戏玩好,你说你们海盗,为什么要在这两年间变得这么强大呢?”
脑海仿佛一丝闪电划过,我仿佛抓住了什么,这时候阿丽从门外冲进来,紧张地说道:“阿仁,结果出来了,建议你来听听这个。”
我正准备去往阿丽的牢房,楼外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整个楼都开始晃动起来。
“赛尔号……来了!”手下慌张地冲进来,眼中充满恐惧。
10
输了。
我想到会输,而且这场失败是我期待已久的。但我没想到,输的会这么快,会这么惨烈。
我看着那些赛尔,哦不,是玩家,用他们充钱买的超级精灵的大招轰杀着我的属下,虽然对他们我向来没什么好感,但是这一刻来临的时候,我还是感到恐惧。
三十四分钟,团灭。
我站在楼顶,长官从空中飞下来,来到我的身边。
“干的不错。”他企图拍我的肩膀,却被我躲开。
“是你。”我面无表情地说道。
长官露出错愕的表情,表演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用,只能笑道:“什么是我?”
“你就是海盗头领。”
“我之前一直奇怪为什么傻强总能搞到赛尔号的航行资料,如果提供给他资料的人是整个赛尔号的最高长官呢?”
长官耸了耸肩,说道:“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也知道那个阿强是个笨蛋,交给他无异于宣告这件事直接被搞砸,而交给你,则对赛尔号全无益处。”
“因为这是个游戏啊。”我冷笑道。
“你需要我们来推进剧情、需要我们强大起来以推进你们的充值服务、需要我们完善你的游戏世界观,不是吗?”我一字一句地说道。
长官沉默片刻,哈哈大笑:“阿仁,你果然厉害。是的,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然后,你想怎么办呢?”
“怎么办?”我猛地抽出一把手枪,“杀你!”
子弹被一只从天而降的精灵用技能挡住,我认得它,是某个传说级精灵。长官躲在它的身后笑道:“两年前,我突然有了个想法,要是敌人强大一些,我们是不是有理由开通更多的收费服务了呢?如今看来,这个决定简直不能再正确。阿仁,和我一起吧,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工智能,我不会亏待你的,所有的装备、精灵,都任你挑选。”
我呸了一声,吐出一口机油。
“对不起,我是警察。”
“那就没得谈咯。”长官抬手就是一枪,我下意识用自己身体去挡,却被突然出现的人影扑开。
是傻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楼顶。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身体正在慢慢消失。
“这是特制的子弹,能将你的数据从这个世界消除,换句话说欢乐颂钢琴谱,这是唯一能杀死你们的武器。”长官笑道。
我连忙抱起傻强,向下冲去,长官并没有追过来,只是缓缓向楼下走,仿佛一个玩弄老鼠的猫。
我带着傻强来到同事的审讯室,冷雨萱屋子里,阿丽和同事早已被我劝走。
“仁哥……”傻强声音逐渐微弱下去。
“我在。”我慌张地说道,“傻强你别担心,我们是机器人,不会死的,你等着,我去找艘飞船,维修室一定能把你修好!”
“别费力气了,仁哥,飞船早就让他们炸没了。”傻强笑道,“仁哥,其实我骗了你。”
“嗯?”
“我其实想当人不是因为自己想去更远的地方看看,我刚出来那阵,只有我自己,我可怕一个人了。我看电视里说,人类都是不孤独的,所以我就很想成为人类。”
“**,那我想去远处看好不好?我特别想去远处看星星,你那么会看星星,你带我去好不好?”我感觉鼻腔里满是电解液,酸的要命。
“仁哥,其实老大死了对不对?你骗我说老大没死,就是不想遵守那个承诺,让我不离开你对不对,我是你兄弟嘛,这种事直接跟我说啦,别不好意思,你要不想让我走,我不会走的。”
我疯了似的点头,无力地重复着:“别死……别死……”
“仁哥,送你件礼物吧。”傻强从身上的储物格里拿出来一个徽章,“这是老大给我的,他说要是有一天我被抓了,这个能保我一条命。我一直没跟你说,我总觉得这东西是赛尔号上的东西,怕你怀疑我是卧底……你知道的,兄弟之间嘛,最忌讳相互怀疑了……”
徽章!
我猛地从身体里抽出储物格,拿出了那枚徽章,时隔五年,我终于用上了它。
按下按钮,信号波仿佛巨浪一般猛地蔓延开来,远处,赛尔号中一艘飞船瞬间提升至亚光速,撞破一层层的钢铁墙壁,来到我们身前。
我把傻强抱起来,走进飞船,放进自动修复舱中,按下自动寻路功能,然后缓缓退了出去。
你看,我说过,我要给你这个世界上最快的飞船,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你放走了海盗,这可不是一个警察应该做的。”长官终于来到我的身前。
“去***打海盗,”我将警徽别在胸口,“老子忙着拯救世界呢!”
11
“我就是这个世界,你怎么拯救?”
长官冷笑道。
“干掉你,然后拯救你。”我丢掉手枪,低头猛冲了过去。
“找死。”长官连扣扳机,子弹不断打在我的身上,我的身体边缘已经开始逐渐消失。
精灵挡在我们中间,各种属性的攻击落在我的身上,却依旧没有阻挡住我的冲势。
“你知道吗,你们这些训练师,都太过依赖于武器和精灵了。”我一边冲刺一边说道,任身体分崩解离。
“你想近身杀死我?那看你先死还是我先死!”长官狞笑。
“老子可是机器人!”
“老子不死!”
“老子永远不死!”
我大喊一声,终于冲破了精灵的层层阻碍,在慌乱的长官手里夺过了枪,将子弹倾数射在了他的身上。
12
我叫阿强。
他们都叫我傻强,说是他们,其实只有一个人,我的兄弟,阿仁。
那一天阿仁把我放在自动修复舱中,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我绕着那个星球走了十圈,没有发现任何阿仁的影子。
他们说的话我都不太懂,什么游戏、数据。但阿仁是我兄弟,我总该为他做些什么。
我做不来那种报仇的事情,只能偷偷摸摸地来到赛尔号旁找一个人。阿仁说潜入这种事要悄悄的,不能发火箭炮,我记住了。我看着那个叫阿丽的人一副很难过的样子,只能骗她说阿仁还活着,然后看着她眼中露出希望的光,我想阿仁也不希望看到她难过吧。
那天之后,我开始了自己的旅行,向着一个方向前进,不知道目的地,只想追逐星光。阿仁临死前说他也想去看星星,我便带他去看。
终于斗米虫,我来到了宇宙的尽头,那里充满着裂缝,里面是无数1和0。
我似乎觉得阿仁真的没有死,他就在裂缝里面,冲我招手,邀请我去往更远的地方。
我笑了下,纵身跃入黑暗的深渊。
——作者介绍——
微博:@山城二十四
微博粉丝399的网络写手,代表作西游系列、《愚人节死去的男明星》等短篇。努力尝试各种不同风格的文章,虽然大多数主题都是爱情,但是作者本人还是万年单身狗一只。
大二狗,主业补考重修,永远在补考重修或者通往补考重修的路上,立志成为一个学霸。英雄联盟人机连胜纪录保持者,助攻最多的ADC。爱好繁多但都不精通,梦想是能吃一碗带排骨和荷包蛋的方便面,加杯可乐简直人生巅峰。
图片作者:paul chadeisson
图片来源:http://www.doooor.com/thread-250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