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锐宝广告曲你老公的手机里藏了多少秘密,看完惊呆了!-哎哟小说网

2018-08-31 admin 全部文章 68
你老公的手机里藏了多少秘密,看完惊呆了!-哎哟小说网

文|拈花一笑
01
T市看守所小小的空间里,江轻妩满头大汗的做了个梦。
“轻妩!轻妩!VIP病房的病人死了!你快逃!”抢救室,董沁不停的往外推她,一脸茫然的她还没来得及走,就见几个警察冲进来团团围住,森冷道:“江轻妩,你杀人了!”
“我没有!”江轻妩猛地一挥手,手背砸到身侧的铁栅栏,疼的她倒抽一口冷气,脑子也彻底清醒了。
还是在看守所里,她在医院被当场逮捕。
一切都好像一张织了很久的网,她成了撞进网里,成了替死鬼。
偏偏证据齐全,她百口莫辩。
“哐!”
一个瘦高的警察推开门冲着里面喊道:“江轻妩!”
江轻妩木然起身,面对即将到来的审讯紧张的太阳穴“突突”直跳,谁知那警察直接把她领去了接待室。
乍见接待室里的人,江轻妩怔了怔,嗫嚅道:“是你?”
陆南城叠着腿坐在桌子后头赶尸笔记,洁白的衬衫上臂缠了一道黑纱,远观像一尊不能亵渎的神像,浑身都披着贵族的霞光。大概是听见江轻妩进来的动作,浓眉微不可见的皱了皱,抬起头来。
男人眼神很冷而遁,像是一把未经淬炼的刀刃,看的江轻妩生生打了个寒战,因为那一道黑纱生出的愧疚迅速凉了下去。
她哪有心思悲悯别人呢?她现在可是嫌疑杀人犯啊!
三天前,医院一个尊贵的vip病人送院抢救,只有一年半行医资历,根本没有资格接触VIP病人的江轻妩穆岩,莫名其妙被推进手术室。
之后的事情完全不受控制地发展,一场普通的抢救演变成了死亡事故,而她成了这场事故的替罪羊,以嫌疑人身份被警局扣留调查。
而不巧的是江轻妩治死的vip病人正是眼前尊贵优雅地男人的亲爹。
陆老爷子死的蹊跷,陆南城这个时候来是打算跟她提前清算吗?
陆南城见她不动,起身帮她拉开对面的椅子建阳人才网,“坐下吧。”
江轻妩脑子里绷着的那根弦骤然就崩断了,正了正神色后退了一步,木然把这二十几个小时里重复了无数遍的供词重新说了一次,“没有杀人动机,没有幕后指使,我对陆老先生的去世深表遗憾,但我没有做过的事情坚决不会承认。那场抢救我是被推进去的,手术单上的签名也不是我的。”
陆南城绕过桌子正要坐下,闻言又站了起来仔细的端详着江轻妩。
脱了白大褂,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雪纺衬衫,大概是因为紧咬着牙的缘故,她脸部的线条紧绷着,显得脸愈发的小,倔强的让人心疼。
陆南城的眼神柔和了些,揉了揉额角直起身,把摆在面前的资料调转了方向推到江轻妩面前,“我知道,所以我来保释你。”
江轻妩混沌不堪的脑子里只捕捉到一个词,惊诧道:“保释我?”
疯了吧?江轻妩扫了一眼他递过来的协议,更惊诧。
“你这是什么意思?”江轻抚的目光定定地停在“结婚协议”几个大字上。
“看不懂结婚协议字面上的意思?”陆南城玩味一笑反问。
“看懂了,但是你确定你要跟害死你父亲的嫌疑犯结婚?”
死了的不是他父亲吗?他不是应该恨她,怎么到现在成了要娶她?
她觉得这男人没疯,就是把她当傻子。
02
啪嗒一声合上资料,江轻妩嗤笑出声:“陆总,这又不是演电视剧,随便扯个理由出来就能成为协议夫妻,您请回吧。”
先不说陆老先生死的蹊跷,她是疑凶,陆南城这时候娶她目的动机令人寻味。单是跟一个一面之缘的男人闪婚这点,江轻妩便接受无能。
陆南城挑眉,双手交叉悠闲的叠在腿上,“江医生,我可以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这期间我依然会保释你,你只要呆在我安排的地方就可以。如果你考虑好了,协议继续,如果你觉得不可行,我随意。”
但他自信,她别无选择。
江轻妩心动了一下,条理清晰的理着思绪。
三天,三天她能做很多事。保释意味着自由,她有机会查找事情的真相还自己清白。她根本还没来得及参与那场急救,那签字也不是她本人,怎么可能毫无错处呢?
她把协议转了个方向推到陆南城面前,趁着他伸手去捞的功夫又猛地把资料按住,说道:“为什么是我?”
她只是个牺牲品,为什么他选中她?
陆南城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看着江轻妩倔强通透的小脸,想起三天前他收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
母亲蒋碧微比他更早到,情绪崩溃的攥着刚从急救室里出来的医生不依不饶,“你知道他身上背负着整个陆氏吗?他连遗书都还没立,这样死了你让陆氏怎么办?”
江轻妩散乱着头发,攥着蒋碧微扇过来的手,冷声道:“陆太太到底是在乎陆氏的钱,还是在乎陆老先生真正的死因?”
陆南城长这么大,从没有见过敢质疑蒋碧微的人白玉兰剧场,往前多走了两步,刚好能看见江轻妩的脸。
一年前,他就见过她了任祉妍。
是她就好。
陆南城从回忆里回过神,用了点力气抽走了她手底下压着的资料,袖着裤袋就走,路过她身边的时候顿了顿脚步,“我需要个妻子,你需要自由,相得益彰。”
出了警局,陆南城冷凝的唇角微微上扬。
江轻妩,你跑不掉了。
……
陆南城手底下人办事效率很快,半个小时之后,江轻妩办完保释手续,从派出所出来,深吸了一口气,脑子里能想到只有那三天的约定。
对!她得快点去医院!谁知脚步没动,身后一辆保时捷911就稳稳的停在她侧前方。
车窗摇下,露出陆南城清冷高贵的俊脸,江轻妩愣了一下,没料到陆南城在等他,惊讶道:“陆总,你不用上班么?”
陆南城支着手臂靠着车窗,淡淡瞥了她一眼,“我们说好,这三天是待在我安排的地方,你不会忘记了吧?”
江轻妩倒是想忘记,但身后就是警局,容不得她说不。只好拉开后座车门坐进去,扒着驾驶室的座椅想要把陆南城的表情看的清楚。奈何这人脸上的肌肉像是被定型一样,对她的打量无动于衷。
江轻妩清了清嗓子打破了沉默布菲单簧管,“能先送我去医院吗?”稍稍一顿,就道:“医院里有我认识的人,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呢?”
陆南城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感觉到她近在咫尺的呼吸声,浑身的血液都一点点的往她靠近的地方涌。
一年前,也是这辆车,他们也曾靠的这样近昌乐天气预报,但江轻妩把他忘了。
03
陆南城心神晃了晃,温和道:“不行。”
“为什么?”江轻妩又靠近了一点,“你不需要证据么?”
陆南城感觉自己浑身都要着火了,一脚踩了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沉声道:“我需要证据,但我不需要一个女人为我做前锋。换句话说,江医生能活着不倒戈就是我最好的证据,明白?”
江轻妩咬牙嘀咕了一句,“大男子主义。”
“大男子主义是男人的本能。”陆南城不紧不慢的回了一句,把车开上了路。
汽车流墨一样穿行过马路,江轻妩不说话了,单手撑着下巴强撑了一会,终究是沉睡了过去,这三天,她几乎要崩溃了。
江轻妩睡梦中的意识泻出几分怯懦来,巴掌大的小脸上很是慌张,“我没有杀人……”
陆南城眼神闪了闪,心底最深处的某个地方被触动疯狂金属,微微俯身,薄唇扫过她黯淡的唇角,声音遣倦,“我知道。”
“嘀嘀嘀嘀!”
绿灯亮起,后面汽车按着喇叭催促,陆南城及时回神启动汽车,眼神复杂的看着前方路况。
江轻妩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她习惯性的伸手在枕头下摸了一把,摸到了自己久违三天的手机,不同的是手机屏幕上贴了一张便利贴飞天狐狸,上面洋洋洒洒的写着两行字,“我去公司,冰箱里有吃的,不要擅自离开。”
苍劲有力的笔画,像是陆南城轮廓分明的侧脸,江轻妩只从中捕捉到一个信息,那就是陆南城不在。
她现在,不能完全依靠陆南城,要自己找到证据掌握主动权。万一陆南城过河拆桥,甚至只把她当成是诱饵呢?
计划在心里迅速成型,江轻妩把便利贴撕下反贴在枕头上,稍稍整理了一番就抓着手机出了门。
一个小时后,江轻妩全副武装的跳下出租车,她怕自己的手机被监听,找了医院附近一个公用电话给董沁打了电话。
董沁激动的不行,只听到老地方三个字就啪嗒挂了电话,衣服都没顾上换,一路飞奔到医院后门口,精准的攥着浑身看不出一点“江轻妩”的江轻妩。
“轻妩!”
“你飞过来的肇州二中?”江轻妩惊的扯下了口罩,
董沁眼圈一红,感觉自己像是活在美国大片里,不确定的揉了揉眼睛,连忙又把她的口罩带回去,道:“你是不是越狱了?”
江轻妩:“……”
“怎么办,该怎么办……”董沁抓住江轻妩胳膊的手不停打颤,鼻尖上冒着汗,“趁着没人发现,你赶紧跑吧,我给你掩护。”
又让她跑?
江轻妩扶额,哭笑不得,“你掩护什么啊花都神医?你当这是拍电视剧啊!是陆南城把我保释出来了。”
“陆南城?”董沁诧异的瞪大眼睛,“陆正威的儿子陆南城?”
江轻妩点头:“是他。”
“他为什么会保释你?不会是想将你带回家折磨吧?”董沁紧张道,边说边翻江轻妩的袖子,“他有没有打你?用的是鞭子还是……”
江轻妩哭笑不得,挣扎着把手收回来,安慰道:“这些事情以后有机会再跟解释,现在我有十分重要的事情找你帮忙。”
04
“你说,我帮你办。”董沁一脸郑重的点头。
江轻妩心里一暖。董沁是她在T市唯一的朋友,她有很多事想拜托她,但每一件事背后都蕴藏着很多不能预知的危险,所以话在嘴里转了个圈,却只道:“你帮我查看一下急救室门口的监控视频吗?只要……”
“没用的。”董沁泄气的摇头,“警察来取证的时候就发现了。那天摄像头没开,所以无法知道当时到底什么情况。”
对于这样的结果,迈锐宝广告曲江轻妩也没多意外,那些人既然敢做必定有了全套的设计,不会轻易留下这么明显的漏洞。
刚有一点头绪的事情,再次陷入僵局,她现在纯粹是无头苍蝇找路,到处碰壁。
“轻妩,你先别着急。”董沁见她脸色不好,赶紧安慰,“你不是说清者自清吗?警察一定能调查清楚的。”
江轻妩勉强一笑,用力的握了握董沁的手,像是安慰她又像是安慰自己,“一定会的!你赶紧回去吧。”
“好吧。”董沁心知自己帮不上忙,也出不了好主意,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董沁刚走,江轻妩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不停闪耀的名字像是一把烟花,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是江斯宴。
过往那些美好的画面像是一根针似的戳的她心头刺疼,索性直接摁了关机,把手机丢进包里大步往前走,可她心神不宁,根本忘了自己现在身份特殊,沿着习惯走的小路就走进了医院里,没走两步,眼角余风陡然捕捉到一抹熟悉的背影曹雨生,惊的她蹭蹭后退了好几步躲在一边的柱子后头,心有余悸的捂着胸口。
林荫道上,江斯宴走的飞快金色平原,时不时的把凑在耳边的手机拿下来看一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周边的动静。
剪裁合体的西装把他的腰背拉的直而坚挺,像是江轻妩心里那些不能忘却的深情,缠缠绵绵,却越来越远。
江轻妩却永远都不能忘记他和妹妹江轻柔激烈缠绵的场景,那是一道伤,把她的美梦都摔碎了。
一个是最爱的男人,一个是最爱的妹妹,她永远都是多余的。
江斯宴像是发现有人看他,走着走着忽然转过身来,隐约瞧见身后一抹熟悉的身影,心下一窒,毫不犹豫的迈开脚步就追了上来。
江轻妩掉头就跑,好在他们离得远,她冲上出租车开出去的时候,只听见他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江轻妩!”
心跳如擂鼓!她真怕江斯宴追上她。
她不想再和他扯上一丁点的关系,也不想见到他。
……
此时的陆氏总裁办正一团乱。
陆南城把第N份文件退回去,脸色阴沉的拿起桌上的手机继续打电话,手机里再次传出冰冷机械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江轻妩!”他咬牙喊出她的名字,再也忍不住,拿了外套离开办公室。
家里电话没人接,手机又关机,这个女人是跑了还是被绑了?
05
“小姐,到了时间的针脚。”
司机的声音打断了江轻妩纷乱的思绪,她付了钱下车,才发现自己回了自己之前租住的地方佟承畴。
天已经黑了,她出来半天了,陆南城要是发现她不在,她肯定吃不了兜着走。转念一想,她又没看见字条,就当出来觅食了呗。
江轻妩给自己找好理由上到六楼,掏出钥匙开了门,正要推门进去,横空一只大手伸出来,重重的按在门板上,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瞬间扑面而来,当然,还有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江轻妩!”
“你、你怎么在这里?”江轻妩惊诧看着一脸怒气的陆南城,顿时有种末日来临的悲催感,本能的想把门合的更紧。
陆南城一个用力,直接把门推开了,整个人靠在门框上,一手撑着墙,把江轻妩轻而易举的困在怀抱里,所有的不安和恐惧都变成了蓄势待发的怒火,一字一句都透着冷意,“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不要擅自离开。”
江轻妩脑子一空,脱口道:“我没看到字条……”话没说完就恨不得抬手甩自己一巴掌,哀叹自己真是弱智,这还没问到吃饭的环节呢,就露馅了。
陆南城显然没准备放过她,冷笑道:“没看到?那你怎么知道我字条上写的什么?”
如果不是他派出去的人查到他去过医院的消息57折返利网,他又恰好堵在这里,这女人是准备人间消失?
陆南城气的心口发堵,额角的青筋不停的跳,“说话!”
江轻妩很快从尴尬中清醒过来,知道躲不过,索性破罐子破摔,一摊手,坦荡荡的看着陆南城,“是,我是去医院了,只是什么都没查到,准备来这里收拾点东西。”
陆南城听得这一番话,明明是心惊肉跳的担忧,但江轻妩浑不在意的语气却像是一点火种,瞬间就把他点燃了,“愚蠢,我能查到你的行踪,牛牧童其他人自然也能查到。也亏那个人比你更蠢,否则你以为你能活到这里?!”
“那你想怎样?”江轻妩也崩溃了,声调不由的提高士力架广告词,冷冷的回看陆南城,“让我等着三天一过被你包养!还是继续送回看守所?”
陆南城咬牙,“谁说要包养你了?”
江轻妩摊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陆总,合作伙伴有合作伙伴的操守,协议结婚和包养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蒋孝刚。”
陆南城眼底浮出些犀利的光来,空出来的一只手忽然伸出来钳住了她的下巴,忽然俯身吻了下去。江轻妩瞪大了眼睛用力的挣扎,但男人的气息太过凛冽,带着些不能压制的怒气,像是一场龙卷风,瞬间把她席卷。
她的唇如想象中一样,又软又甜,陆南城半点缝隙也不肯留,直逼得江轻妩几乎窒息才松开。
江轻妩紧贴着门板用力的喘气,用力的推开他依旧控着自己下巴的手,小脸红成一片,“你、你疯了吧?”
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啊?!江斯宴如是!陆南城也是!
陆南城气息也有些不稳,却弯唇笑了,“只是告诉你包养和婚姻的差别。”
江轻妩怔了怔,“那这算什么?”
“包养那种潺菜。”陆南城淡淡道,直起身体靠着门框,声线飘忽,“你想体验结婚那种,可以先考虑嫁给我方舒近况。”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未删节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