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诗歌专辑”阅读札记--专栏·马启代--2018第15期像黄河一样潜行低吟在辽阔的高原-齐鲁文苑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25
——“鄂尔多斯诗歌专辑”阅读札记||专栏·马启代||2018第15期 像黄河一样潜行低吟在辽阔的高原-齐鲁文苑
.bizsvr_0 {white-space: normal;line-height: 25.6px;} .bizsvr_1 {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min-height: 1em;text-align: center;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 {max-width: 100%;font-size: 14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5 {box-sizing: border-box;} .bizsvr_6 {text-align: center;white-space: normal;color: rgb(62, 62, 62);font-size: 24px;background-color: rgba(95, 156, 239, 0.24);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min-height: 1em;} .bizsvr_7 {color: rgb(0, 0, 0);} .bizsvr_8 {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0 {max-width: 100%;font-size: 14px;} .bizsvr_25 {text-align: center;white-space: normal;background-color: rgba(95, 156, 239, 0.24);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min-height: 1em;} .bizsvr_26 {font-size: 14px;color: rgb(0, 0, 0);} .bizsvr_31 {white-space: normal;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izsvr_33 {text-indent: 32px;white-space: normal;} .bizsvr_34 {font-size: 14px;} .bizsvr_35 {text-indent: 35px;max-width: 100%;line-height: 25.6px;text-align: center;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36 {max-width: 100%;} .bizsvr_37 {text-indent: 32px;font-size: 14px;} .bizsvr_40 {font-weight: bold;max-width: 100%;font-family: 宋体;} .bizsvr_41 {max-width: 100%;font-family: 宋体;} .bizsvr_42 {text-indent: 2em;} .bizsvr_43 {max-width: 100%;text-indent: 2em;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44 {max-width: 100%;line-height: 28.4444px;text-indent: 2em;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46 {box-sizing: border-box;text-align: center;} .bizsvr_47 {color: rgb(43,刘嘉楠 43, 43);} .bizsvr_48 {text-align: center;} .bizsvr_49 {text-align: center;text-indent: 2em;} .bizsvr_51 {line-height: 2.44em;} .bizsvr_53 {text-align: left;text-indent: 2em;} .bizsvr_62 {background-color: rgb(254, 255, 255);box-sizing: border-box;} .bizsvr_64 {color: rgb(51, 51, 51);line-height: 25.6px;font-size: 14px;text-indent: 2em;max-width: 100%;} .bizsvr_67 {color: rgb(51, 51, 51);line-height: 25.6px;font-size: 14px;text-indent: 2em;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嘉庆君游台湾!important;} .bizsvr_68 {max-width: 100%;line-height: 25.6px;text-indent: 2em;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69 {max-width: 100%;line-height: 25.6px;text-indent: 0em;color: rgb(2, 30, 17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72 {color: rgb(51, 51, 51);line-height: 25.6px;font-size: 14px;max-width: 100%;text-indent: 0em;} .bizsvr_76 {color: rgb(51, 51, 51);line-height: 25.6px;font-size: 14px;max-width: 100%;text-indent: 2em;} .bizsvr_79 {max-width: 100%;line-height: 25.6px;text-indent: 0em;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84 {max-width: 100%;line-height: 25.6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00 {line-height: 25.6px;font-size: 14px;max-width: 100%;text-indent: 0em;} .bizsvr_103 {line-height: 25.6px;font-size: 14px;max-width: 100%;text-indent: 0em;color: rgb(2, 30, 170);} .bizsvr_114 {line-height: 25.6px;font-size: 17.7231px;box-sizing: border-box;}

刊头艺术题字:王孟友先生

《作家专栏·马启代》
栏目版主:子心yjr
本期编辑:冬日暖阳
图片非署名致谢网络

嘉宾简介:马启代,诗人,诗评家,祖籍山东东平,“为良心写作”的倡导者,“长河文丛”、《山东诗人》《长河》主编。1985年11月开始发表作品,创办过《东岳诗报》等民刊,出版过《太阳泪》、《杂色黄昏》等诗文集22部,作品入编《中国新诗“新来者”诗选》等各类选本近200余部,获得过山东首届刘勰文艺评论专著奖、第三届当代诗歌创作奖、2016首届亚洲诗人奖(韩国)等,入编《山东文学通史》。近年来主要从事以“新汉诗十九首”系列为主的新汉诗写作和诗学研究。
马启代:像黄河一样潜行低吟在辽阔的高原

像黄河一样潜行低吟在辽阔的高原——“鄂尔多斯诗歌专辑”阅读札记马启代
作为在山里长大的孩子昆布茶,我对大海与草原有着更多的想象和向往。在我心目中,鄂尔多斯,这座蒙古语意为“众多的宫殿之城”的草原名城,是古老的黄河在长途跋涉中几经思忖、漫步数百万年走成了几字才在拐弯处留它在岸边的,这种天设地造的神奇和神秘赋予了一座城市特有的精神气度和文化渊源。河套文明不仅具有大自然潜藏的神韵天籁,还寄寓了现代文明“羊煤土气”的天然基因。因为诗歌,我曾到过草原两次,但既没有实现策马扬鞭的驰骋奔放,也没有在河套故地停留。不过人生总是有机缘巧会,去年冬天,因俗务引领,我顶风冒雪又两次与鄂尔多斯匆匆相握,虽仍没机会草原放马,但诗友们的热情和豪放却让我再次确信了什么叫质朴、辽阔和肝胆。因为人,我对那片土地有了更深的梦绕魂牵,以至于我都不敢轻易提笔书写自己的感受,恐有负于斯土斯人斯情斯诗。归来后,柳苏兄提议编辑“鄂尔多斯诗歌专辑”,我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并把原定的“散文诗专号”延后推出。一则我相信柳苏兄的眼光和心胸,他主持《杯水诗刊》多年,在选人选诗上肯定有自己的标准和原则——尽管任何选择都会有遗憾;二则我觉得鄂尔多斯存在着远比“羊煤土气”更珍贵的文化资源,那些在特殊地域和文化传统共同塑造下的诗人、诗歌、诗情和诗意,已经形成了奔流澎湃在鄂尔多斯人文源流中的一条大河,甚至每一位缪斯的信徒,都有着黄河一样在高原潜行低吟的品质。是的,像黄河一样潜行低吟在辽阔的高原,可以总体概括我在阅读过专辑诗稿之后的第一感觉。事实上,在我自己的记忆中,一曲《敕勒歌》足以涤荡我的情怀,“北中国诗卷”也曾给过我深刻的记忆,安谧、贾漫、阿古拉泰、张天男、赵健雄等一大串内蒙古草原诗人诗人诗作我也略知一二,有些诗人也曾有过往来,手头还有一本《蒙古国文学经典(诗歌卷)》,应当说,我对内蒙古这片土地上的诗歌印象朦胧而又清晰,特别是近年与柳苏兄和《杯水诗刊》往来,熟知了孙俊良等几位团结在刊物周围的诗人,两次入蒙又接触到年轻的诗人大九和一批像武洲先生那样诗意盎然的作家,可以说,鄂尔多斯这支潜行低吟的诗歌队伍所发出的声音逐渐在成为回响在我耳畔的又一曲美妙音乐。当然,我无法就此武断地概说他们总的艺术特点,放置在整个汉语诗歌背景和自治区诗歌创作背景上来看,我不敢说这些诗人所形成的美学景观以及每个个体有着多么出类拔萃的呈现,但有几点是可以肯定的:一是他们的书写都忠实于地理环境的自然浸润,传递着草原旷达和坦荡的神韵,融合着高原上日光和马群的灵光,二是他们的诗句奔流着游牧文化和农业文化的纯正血脉,又张扬着现代文化的新鲜血液,传递着的不仅仅是汉文明的因子,其沉淀而成的文化审美类似静默而行的黄河水,内里又暗藏大风的嘶鸣和波涛的躁动;三是他们的诗笔更专注于物候变化和时代变迁给予心灵的激发,多借助具有边疆特色的物象表现生命体验中的孤独和梦想,不掩饰自身对于现代社会的精神追问和诗意求解。因此,无论他们站在了当下诗歌现场的前沿,还是隶属地方性文化格局,无论他们偏向于传统审美,还是崇尚现代诗艺,他们所构成的基本艺术氛围和美学特色给了我进一步认识内蒙诗歌、了解鄂尔多斯诗人一个很好的窗口。因为,他们出自灵魂的歌唱把我的心久久地留在了诗里。你看曹俊清的诗句:“一切安稳艾毅幼儿园 ,一切隐密/植物把绿深藏大地/生命都回到巢穴”“草原阔大,我们只是过客/天空辽远,容我们飞翔,也隐藏陷落”“仿佛所有的压榨/都成了生命奔跑的动力/……/当寒冷冷彻心肺时/最好把毒液滤过来/以备以毒攻毒”,这些选自《雪夜》《蓑衣鹤之爱,鸟的课堂》和《大寒》的诗句,其宏达的生命感悟、自觉的文化抵抗和决绝的精神意绪在这个专辑里具有很大的代表性。而王红梅的《煮冬》《慈悲》《灯光》的情感体验所形成的智性之光,提升了诗人情感的文化精神层面,其诗歌意志同样具有代表性南宁捡死鱼 。她的这些诗句,苍凉、忧伤而包含俯仰天地时光的通透,她说“草尖和草尖躲在毡房下,说着悄悄话/一棵驮着故乡,一棵寻找着远方/一棵在一杯酒里落泪,另一棵/在一杯茶里读诗/……/“哔啵”拔节,一页被鸟鸣衔走/余声浩荡,被时光撞进小半生”“慈悲如一波潮水,“噗通”一声/……/在我体内拖拉网 ,慈悲给养着慈悲/孤独呼唤着孤独,孤独坐在慈悲的怀里/等着慈悲,打开一条河流的出口”“我用掌心点亮夜的黑/夜色化为银河,星星披衣而坐”,优秀的诗人就要具有与神灵一体的精神触角,方能捕捉世俗之外的灵觉,感受到静态事物的内在声响。诺?贝尔的《一条河》在本辑中最为精粹,全诗只有两行,似为“截句诗”:“我想走很远很远/(本来我就回来的)”,读来却意味深长,有着大境界的期盼在里面,让人能从自然物象的联想一下子进入人文范畴关于生命、时间等的思考。而他的《乌兰什巴尔台》就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其所蕴含在文字中的这些思想脉络,他写到:“我追逐着命运在行走,/年幼力薄屈指可数,/前边就是乌兰什巴尔台,/寻找幸福的人却心怀忧愁。”说到“幸福”,孙俊良的《呼吸幸福这个词》《青草是一朵微笑的岁月》《父亲的满足比月光还要明亮》三首,从“阳光明亮的呼吸”“凤仙花红色的呼吸”“父亲疲惫的呼吸”“青花猫食碗细碎的呼吸”延展出诗人对人生和亲情故土温热的情愫,如这样的诗句:“月亮提着一盏灯给我们照明/金黄的谷子一粒挽着另一粒的手/月光一粒一粒翻看着这些谷子/我闻到了谷子的清香和欢喜/我闻到了月光的激动和兴奋/我闻到了这些谷子要回家的急切”,这些由细节和物我一体的诗意书写所形成的气场一下子把我带回童年的乡村生活,置身其间,真得感到一股温热的气流贯注全身,这就是诗句的艺术感染力。因此,总的打探这辑作品的精神触角所延展的边界和角度,可以发现,他们感悟和把握自我艺术感受力的方式有着明显的不同。客列得?哈斯巴雅尔的诗句显然有着神秘的体验在里面,所有他写《秘史的深夜》,写《一个黑夜的传说》,有“我把眼睛借给了黑暗”的结论,其主旨趣味浓重的色泽倾向,与他的心理感受方式和艺术经验积累息息相关。同样面临着生存和艺术的考验,阿吉认为《期待是一种角力》,“真正的优雅,是伤痛中开出的花”,他选择的精神立场显然具有主流意识教化的痕迹,虽然他没有坠入教化的泥淖。何明亮的《顶碗舞》借助地域文化元素传达出富有象征意味的命运认知,他写到:“这些来自泥土的精灵/是怎样张开翅膀/如一只只蝴蝶 栖落/鄂尔多斯浓浓的黑发之上”,同样写到“黑”,他放置了一只舞蹈的碗,境界就大不一样了。这就让他获得了某种精神独立和灵魂自由,故他说:“走过/圣贤在左 庸人在右/我从他们中间走过”,“人”的形象凸显出来。其他诗人如其木格的《小剧场》《忍耐》,特别是《忍耐》一诗,写得味道醇厚生动、寓意丰满。他写到:“小寒,趁着天色还早/我们上山吧/那里篱笆已经扎好,大地为床,蓝天做被/扯一片云朵,穿在身上//我们玩木偶,踩高跷。用大海描眉/彩虹补妆席巴·揍敌客。我们种桑养蚕/没有情绪的把日子/打理的象一条顺风顺雨的乌篷船//我们生很多孩子,有的叫山,有的叫水有的叫岁月,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读来有荡气回肠的畅快。而鲜然的《红叶堪题》融古典之美与现代超验与一体,读来感觉到同样审美魅力,如“风动一次,叶就摇许久。直到/心绪飘成鸟的翅。季节摇成沧桑红//光阴无人翻阅,就在墙上留影/一切如此简单。何需惊动雨水和雾霭//若一枚叶惊起了另一枚,醒来的/当是宋代,是绮罗香或声声慢//祈愿的殿堂如此难以抵达。哪怕/所有的叶子,都跑成火狐//若一片叶子,拜访另一片叶子//红叶低窗,听的是秋声,任风任雨”,故他既有在《陷入轮回》中“抚亮一片叶子,就拧亮了一盏灯。”的刹那超脱,也有在《不要笑出声》中“你看,还有叶子,不肯凋落。/还有那么多纸张,等着墨迹留。”的心有不甘。另一些诗人,展现出的是对生命和生存认知的另一份情态,如李晨霞在《四月的黄昏》中对时间的禅悟,在《身边》中对“自己轻松杀了自己一次”的面对,任俊祥的《很久没有写诗了》《现实》的立足点在现实与诗意、理想与世俗的对峙上,他用貌似戏谑和调侃的笔法流露出无奈也透露出坚守。张秀的《诗心古韵》(四首)在于“经年”的生命感觉和“隐市”的文化认同,融古意和新见于新格律中,也算本辑包容了对“现代诗”的中某种宽泛认可。而在《安静时刻》,与诗人温古一起《听蒙根高勒拉二胡》,欣赏“他要从她痛苦的灵魂深处/拉出一场暴风雨”,听他在《立春辞》中所写的“北风里门闩嘎嘎的咬牙声”。我常说,看一个诗人专注什么可以看出他所要趋向的境界,看他有着怎样长期的表达习惯可以看出他所达到的高度。诗人柳苏专注于“无形之物”,譬如“年轮”记录的时间、“镜子”映照的沧桑、“喧嚣”过滤的宁静,本辑中他的《年轮,刻在心上》《镜子》《喧嚣中过滤宁静》有着深厚的人生经验和艺术经验的支撑,显示出朴素之心性、圆熟之美学和精神之沉厚。他写到:“春天给予的/都还给秋天了/几十年以后,打开年轮截面/希望有一句评说:‘此人没有白活’”“镜子存在的理由/让照镜子的人,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一只笼子能装下多少鸟鸣/一幅画能安抚多少坐立不安的心”……这些诗句既有墓志铭式的人生寄寓,也有超越个人生命际遇的深刻反思和自警,更是诗人走向更高艺术境界的自我激励和内心宣言孙虹烨!应当说,本辑作品中很多诗人都写了“雪”,我年底两次的造访每一次也都遭遇到大雪的阻隔,所以读到这些写雪的诗句特别能勾起我的回忆,许多鲜明的场景也许会因这些诗句而活下来。当然,诗人笔下的雪花以及所体悟出的诗意也是不同的。同样写“雪”,翟冬梅从“无”入手,她的《无雪之冬》有着深刻生动的生命自醒和自省:“一直在等待 一场雪/山河与马匹/一尘不染/人间像素颜的女子/只有天鹅/是我唯一的贵宾/我们一起走向 无人之境”。是的,北中国雪花飞舞,无雪之冬应更多属于诗人精神和心理空间意义上的冬天,尽管她的触发点可能来自少雪的日子。如此说来,李玉荣的《雪中》写到就诗意盎然、酣畅淋漓,如“走在雪中成为雪/光挽留的是美而非阴影/始终对峙的人间漏洞藏在雪中/渴望与雪一起奔跑/用白雪清洗内心的芜杂//春天来的时候,河流经过/手心里握着不多不少的绿意/此时 你还会看见雪线/远远地燃烧 似乎/被说出的部分更倾向于隐匿”。诗人高峻的《以食为天》颇有哲思,但“一站在这里/脚底就酥了/心也暖了”的《雪地》更让我心仪。以琳充满诘问的诗行舒展、绵密、富有情感的韧度,这些特点同样体现在他的《雪》中,诗写到:“和雪一起落下的还有半亩忧伤乡音乡情简谱,/你也来,/我的伤寒不会传染。/为我们在一块田里,分别走过的半个世纪,/一起,深表叹息…//从不敢提雪,从我身体里走失的大片信仰,/面对它,我不知该如何描摹原样。/过去 现在 将来,/我不知从哪里重新找回那个,/比纸张更轻薄的自己。//不用担心,我的伤寒不会传染,/遍满病毒的体内,始终敷衍着雪的清白,/只是这么多年,/需要原谅的,不止是我,还有你自己…”。当然,善于《悟道》的诗人未来在《旧时》中所写到的“六月飞雪”成为一个异数,其情感和精神导向为本辑诗歌增添了另一种思维方式和审美样式,富有批评性的思想闪光。诗是这样写的:“六月飞雪,三年亢旱/罪己诏未下/街市太平如初/红灯笼照挂/偶尔一些负面消息/他们说不是主流”,读到这样的人,让我们相到“旧时”与“现实”的丝丝缕缕,重新考虑人生、艺术与担当的关系。我知道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各种艺术趣味甚至艺术精神交汇、冲撞、融汇的时代,鄂尔多斯也概莫能外。但有这样一个集结,这样一条潜行低吟、默默向前的诗意的黄河在河套盘桓、沉积、净化、生长,对于鄂尔多斯诗歌而言,怎么说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这样的一条河流,除了沉静、安详,包含智慧之美的不紧不慢,其实骨子里、血脉中不乏高远的向往和长途跋涉的梦想,更有追寻中的波澜壮阔和一泻千里。柳苏兄嘱我写点感觉,匆忙之下,拉拉杂杂,草成此文,就教于塞外的诗歌兄弟姐妹们! 2018年 春节 明夷斋——原载《山东诗人》2018年春季卷

《齐鲁文苑》投稿须知
统一邮箱:qlwy1661@163.com
1.来稿须用word文档,附个人200字以内简介,近照1至3张,微信、邮箱、电话、地址等方便采稿。
2.小说、散文、杂文、文评、资讯等1-3篇爬书网 ,每篇限3000字以内。
3.现代诗歌:3-10首。古体诗词:5-10首,检测完好合格合律。
4.来稿须原创,开通原创保护;投稿即视为接受本平台规则。
5.投稿一月内未刊登请自行处理。转载请注明《齐鲁文苑》。
6.《齐鲁文苑》定位纯文学平台。原创作者、主播、编辑、平台四位一体戮力同心、砥砺奋进。稿酬以作品发布之日起一个月之内赞赏总金额比例分配:有诵读作品文字原创作者稿费30%,本篇诵读30%,本篇编辑酬谢20%,平台维护20%;无诵读作品文字原创作者稿费50%,本篇编辑酬谢25%,平台维护25%。赞赏到账后30天内以红包发放(10元以上有效),请加主编冬日暖阳微信wxfgzxfxm领取稿酬。关注《齐鲁文苑》共筑文学梦想牵手《齐鲁文苑》共享文字精彩喜欢就关注我们请点击右上角分享转发给您的朋友吧感恩的心感谢有您《齐鲁文苑》有您更精彩
文章归档